来自 科技 2021-09-13 08:33 的文章

空壳注册,机密签署...“小地方”成了“大明星

近日,有记者暗访基层,发现部分明星艺人在注销影视公司或个人工作室的同时,会在不同的地点和名称重新注册成立新的类似市场主体。个别地方政府的税收优惠政策也给这些明星工作室的避税带来了便利,导致了大量的偷税漏税现象。近日,中宣部发布《关于开展娱乐领域综合治理的通知》,要求严肃查处偷税漏税行为,切实维护市场秩序。此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税务总局也公开表示,将严厉查处和揭露各类恶意偷税漏税行为,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影视行业长期健康规范发展。
 
调查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国已有“影视”相关公司等新市场主体65万余家,各类明星工作室居多,注册地集中在个别地区。《经济参考报》记者对部分明星工作室的“集群”进行了调研,了解到一些远离大城市和主城区的“小地方”为吸引投资而打造的税收政策“洼地”成为了许多“大明星”工作室心仪的注册地。
 
1000多家明星工作室聚集在“小地方”。
 
新沂是位于江苏省徐州市北部的一个县级市。根据Enterprise Search和Sky Eye Search提供的数据,这里陆续注册了近1200家影视文化市场玩家,其中不乏知名艺人的工作室。最近有记者走访当地,发现几乎都是名存实亡的空壳。
 
新沂的艺人工作室大多注册在“新沂市新华路新源影视文化产业园”,但记者通过打开地图导航找到了这个注册地址。记者驱车前往注册地所在地新沂市新华路,来回巡游时并未看到任何带有“影视文化产业园”字样标志的地方。在某房地产评估公司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疑似文化产业园前身的新苑公园。
 
“以前是文化产业园,现在是了,但品牌变了。”记者假扮成注册明星工作室的商家,在新苑公园的一栋楼里发现了一位文化产业园的前工作人员。他透露,自2018年明星偷税事件以来,“行业受到很大影响”,当地新成立的明星工作室数量有所减少。
 
这种“鬼注册”明星工作室的现象并不仅限于信义。从报名数据来看,大量明星工作室也聚集在位于长三角地区的石桥影视基地。然而,当记者走访注册地时,发现并没有明星工作室上市。
 
“都是假的。我已经在这里工作四年了。难道我们不知道里面有工作室吗?”石桥影视基地的一位指挥说,这个影视基地曾经拍摄过战争之花,复制了几个民国风格的建筑,后来用它录制综艺节目。现在对外开放卖票,场地用来拍摄婚纱照,开展建筑组织活动。
 
记者随机拨打了在此注册的几家明星工作室的联系电话,有的显示为空号,有的则无人接听。不同的明星工作室保持相同的联系方式。随后,记者买票进入影视基地,并走访了多处未发现明星工作室招牌悬挂的建筑。很多工作人员也表示没见过明星工作室,但也有工作人员表示听说有些明星工作室是以影视基地的名义“挂靠”的。
 
明星注册工作室没有实际位置的现象以前也出现过。相关监管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2018年某明星被曝偷税时,执法部门走访了其名下市场主体的注册地,询问了相关工作人员,但未发现办公场所。
 
据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明星工作室一般注册为个体工商户,少数注册为企业。登记便利化改革后,一些地方只需要提供经营场所的产权和租赁证明材料,而不需要现场核查。如果执法人员在“双随机”检查中发现空壳市场主体,将被列入异常经营目录,三年后还将被列入失信黑名单。
 
“小地方”悄悄吸引“大明星”。
 
“2018年明星偷税事件后,明星工作室的税收征管开始收紧,一些税收‘洼地’,如霍尔果斯、无锡、横店等也开始清理不合格的‘一地多照’市场主体,一度导致在霍尔果斯等地注册的影视工作室和公司聚在一起申请注销。”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一些地方政府想发展影视产业或完成招商引资任务,仍会通过减税免税等优惠政策吸引明星注册。
 
记者以文化企业负责人身份走访现场,发现一些地方打着发展“总部经济”的幌子招录影视文化项目,整个投资过程非常隐蔽,税收优惠政策也很隐蔽。
 
——投资项目由财务干部“亲自抓”。在咨询哪类园区适合影视文化企业时,新沂一位招商干部表示,建议以“总部经济”的形式入驻园区,享受最优惠的税收。“只要你在这里注册,除了报税,你不用过来。”招商干部热情地带领记者参观了位于新沂发展大道一侧的总部经济园区,并表示很多明星工作室一直躲在这里。
 
当记者进一步询问具体的税收优惠政策时,招商干部表示,与影视公司、明星工作室相关的招商项目均由当地财政局负责,只负责前期对接,财政局领导亲自抓具体优惠规则和合同签订。
 
——项目台账“看不见”,私下签订保密协议。“明星们不希望外界知道工作室是在这里注册的。我们只能告诉你,很多大牌明星已经在这里注册了。”石桥街道办事处一名工作人员说,很多明星在当地影视基地注册工作室,都要求签订“保密协议”。“我们的税收优惠力度不如一些偏远地区,但营商环境好,政策更稳定,交通更便利。”
 
为了让记者安心,工作人员还出示了锁在文件柜里的明星退税凭证。记者看到,这些收据放在标有日期的蓝色文件篮中,每张收据对应一颗星,查看时无需拍照。“如果不放心,也可以和我们街道的平台公司签订正式合同。”
 
——高额退税,高达90%。在与各地招商干部的交流中,记者了解到,名人艺人如果注册为影视文化公司法人,要缴纳25%的企业所得税。如果以工作室名义,其演出费收入通过“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类别申报,超额累进最高税率为35%。如果按个人收入扣缴个人所得税,超额累进最高税率为45%。看似税率较高,但在此基础上,将地方政府承诺的地方留存所得税的70%-90%作为返还奖励。
 
据知情人士透露,一些大型明星工作室或企业法人会通过增加关联公司的交易,将应纳税所得额“洗”成成本费用,从而达到逃税的目的。
 
招商干部承认,通过“政策洼地”吸引明星成立工作室,其实是一个有面子有里子的地方,而明星是有收益的。对于当地政府来说,明星工作室基本不会占用当地的土地、工厂等资源。除了带来税收,还可以帮助当地政府完成招商引资的考核任务。虽然地方政府已经退还了地方留成,但还是能拿到一部分,总比没有强。
 
铲除“从现实到空虚”的风险土壤。
 
堵塞明星逃税漏洞。
 
记者了解到,明星工作室的收入几乎等于明星的个人收入,除了支持团队等日常开支。2018年明星偷税事件后最大的变化是,在一些地方,对明星个人工作室的税收不再以很低的税率核定征收,而是通过查账征收。
 
影视行业的“解约潮”近三年来发生了两次:一次是2018年6月至10月,在霍尔果斯和无锡,影视公司聚在一起解约;首先,自今年4月以来,出现了一波取消明星相关市场实体的浪潮。“与其说是取消,不如说是搬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2018年后,大量影视公司和明星工作室从霍尔果斯、无锡和横店等地撤离,搬到其他地方。
 
根据天眼超的统计,从2021年4月开始,一些明星扎堆取消工作室,同时还会更改名字和地址,成立新的工作室。比如今年8月6日,一家与某演员相关的公司被注销,8月10日,另一家与其相关的公司被注册。
 
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后,霍尔果斯等地名人艺术家注册的公司和工作室数量大幅减少,而其他地方注册的艺术家数量大幅增加。比如最近三个月,几个明星工作室或影视文化公司的注册地全部显示为同一个省份,该地区现有的注册“影视”相关公司数量在2019年达到1949家,为历年之最。2021年以来,截至8月18日,新增2397家,约为2020年全年注册量的两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财税专家认为,为了完成税收任务,一些经济落后地区正在对当地文化产业的税收政策敞开大门,吸引一些明星到地方注册工作室。实际上,他们只是增加了开票收入的税收数据,并没有带动当地就业或消费,只是放大了GDP。长期来看,不利于地方经济高质量发展,也存在“掏空”地方财力、“放大”涉税风险的可能。
 
专家进一步指出,明星本来就属于高收入群体,还利用地方政府的招商政策避税,破坏社会公平,容易引起公众不满。相关部门要加强对高收入群体的监管,保持税收政策的准确性和有效性,将个人、企业法人和利益相关者纳入监管,在现有税收信息技术支持下,切实实现全监管覆盖。
 
明星为什么会避税,反复逃税?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政府绩效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王认为,这与税收执法不力、纳税意识淡薄、征管手段落后、违法成本低等问题密切相关。对此,他建议加快清理税收禁入优惠政策,严格执行《国务院关于清理规范税收优惠政策的通知》等,不折不扣地取消“先税后返还”、“先税后退出”、“征税即退”、“等额奖励”等税收优惠政策,坚决堵塞地方政府财政损失漏洞,遏制明星偷税漏税甚至洗钱的主观倾向。研究出台“逃税者”负面清单,大力增加逃税违法成本。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任何地方政府都无权违反税法规定,擅自向明星工作室提供“先还钱”等税收优惠政策。无论是从税收征管法制化的角度,还是从完善事中事后市场主体监管的角度,通过设立明星工作室避税的现象都给监管执法提出了新的课题。相关部门需要查漏补缺,完善相关监管措施,消除监管盲点,打造监管协同效应,提升监管效率,进一步引导名人艺术家成为德艺双馨的受人尊敬的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