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06 09:22 的文章

争艳争艳——民族传统体育蓬勃发展

抢烟花,珍珠球射击,弩射击,拳击...这些具有鲜明民族和地域特色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虽不如奥运会知名度高,但却在民族地区的许多社区和校园拥有广泛的受众,肩负着脱贫致富、振兴乡村的重任。在传承发展的过程中,它们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
 
《活着》和《着火了》。
 
新中国成立后,被誉为民族文化“活化石”的传统体育得到了重视和保护。在我国陆续挖掘整理的成千上万项传统体育项目中,有700多项来自少数民族。
 
作为新中国“最古老”的体育赛事,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协会自1953年第一届以来,见证了民族传统体育的蓬勃发展。参赛人数从第一届的10多个民族的395人增加到今天的近万人,比赛和演出从5场、3场增加到17场、100多场。全运会越来越热,民族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深。
 
已经举办的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不仅是展示少数民族风采的闪亮舞台,也让许多濒临消失的民族文化传统得以传承和发扬。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一些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随着全运会的不断举办,许多极具竞技性、观赏性和趣味性的项目得以保留和发扬。
 
赛场之外,许多少数民族体育事业蓬勃发展,后继有人。虽然只有两岁半,但生活在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的阿伦吉尔已经掌握了拳击的“鹰步”,因为在父亲看来,拳击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是草原上每个男孩都应该掌握的技能。
 
拳击是蒙古最受欢迎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之一,也是那达慕大会的固定项目之一。除了成人比赛,还有少儿和老年比赛。比赛没有分量,所以无论拦网的大小,身高体重的差异,都有可能成为双方的匹配。跟随父母参加那达慕大会的孩子,如果想摔跤,只需要在最后报名,就像城市里的孩子在操场上玩滑梯和碰碰车一样。
 
继承和致富。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融水苗族自治县,击鼓是苗族古老的祭祖活动,也是当地的民间体育项目之一,类似于大家熟悉的拔河比赛。以鼓点为中点,两边苗族青年男女平分,啦啦队员在吹笙呐喊。
 
近年来,融水县甘东乡高尧苗寨走上了“借鼓逆袭”之路。通过举办拉鼓活动,发展特色文化旅游和高山生态产业,推出地方文化旅游品牌。一批村领导建起了特色民宿,推动乡村振兴。体育产业+旅游市场产生了“1+1>2”效应。
 
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每年都有数百场赛马。锡林郭勒盟摄影家协会会长和平每年都会接待数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师,拍摄大型马匹和原汁原味的蒙古马术活动。
 
住在锡林浩特市宝力根苏木西里塔拉嘎查的阿拉腾·奥其,在传承马文化的过程中,率先过上了小康生活。通过养马、赛马、卖改良小马、开发“田园音乐”旅游项目,这个原本靠放牛放羊为生的传统牧民家庭,一年赚了100多万元,建起了一栋两层的平房。
 
是阿巴嘎旗、彝族、苏木依、乌苏嘎查著名的养马人。他养的300多匹蒙古马每年能给他带来40多万元的收入。他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卖马奶和吸引摄影师到草原拍摄种马和赛马活动。
 
传统又时尚。
 
民族传统体育不仅是成年人锻炼和娱乐的手段,也是很多学校学生锻炼的良好起点。如今的课间操已经不再是人们传统认知中的“中国第八套广播体操”。每天早上,每个学校都有自己创新的课间操方式,少数民族地区的学校自然会在民族传统体育方面寻求帮助。
 
内蒙古很多学校的体育老师把民族舞蹈改编成适合青少年的健美操,让孩子们爱上了体育,也对民族传统体育有了更深的了解。
 
山西省左权示范小学,每名学生课间练习需要两把丝扇。作为汉族少数民族歌舞剧,左权小花戏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了传承这一地方传统文化,左权县把艺术和体育结合起来,编排了多套“花剧操”,推广到全县中小学。
 
在具有左权民歌特色的音乐中,学生们手里挥舞着扇子:一步一个脚印,三个膝盖颤抖,起伏如波,轻盈灵巧,扭动摇摆,扭臂画圈...传统左权花展的节奏经过改编,既有动感又有美感。
 
赫哲族是我国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在历史上,它被称为“鱼皮部落”,因为食物和衣服不能与鱼分开。位于黑龙江省富源市季札镇的赫哲族学校将传承和发展赫哲族文化列为特色办学项目。在校园里,学生不仅可以学习赫哲族舞蹈和手工制作的鱼皮画,还可以在体育课上设置“顶杠”“鱼王摔跤”等活动。
 
广西还将民族体育纳入中小学体育课程,作为学校民族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自2006年起,南宁市将抛绣球、踢毽子等少数民族传统体育项目纳入中考科目。钦州市钦南区所有中小学都开设了少数民族体育课程。
 
“一系列举措为普及民族传统体育、提高竞技水平、发现和培养民族传统体育人才提供了有力保障。”广西壮族自治区体育局副局长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