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15 22:56 的文章

刘和平:拜登从阿富汗撤军还来得及吗?

 
 
 
最近几天,我们听到的都是阿富汗政府军正在节节败退的消息,塔利班正在利用这次胜利继续攻城。你认为造成今天阿富汗局势的原因是什么?
 
特约评论员刘和平:显然,阿富汗当前国内局势的剧烈变化,不仅超出了很多观察家的预测,也完全超出了拜登政府的预测。按照这种势头,阿富汗政府军是否投降,塔利班政权是否会卷土重来,已经不是问题,只是时间问题。换句话说,阿富汗目前面临的问题不再是美国和阿富汗政府是否接受塔利班的存在,而是塔利班是否能够完全容忍阿富汗现政权。
 
然后,问题来了。为什么阿富汗政府军用美国装备武装到牙齿,长期接受美军训练,美国空军支援,一度多达38万人如此不堪一击?为什么军事装备依然是一个拿着小米和步枪,不到10万人的塔利班组织,被世界头号霸主美国用北约军队包围了20多年,一度被迫逃到山洞打游击战,最后还会被血复活,打败阿富汗政府军逃命?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我注意到,有人把这归咎于阿富汗政府军的无能,也有人把这归咎于美国的撤军和放弃。在我看来,这些只是表面原因,不是根本原因。
 
根本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虽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曾经将塔利班定义为恐怖组织,但似乎阿富汗的塔利班其实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赢得了人心。塔利班可以赢得群众的支持。一方面,占阿富汗人口近一半的普什图人主要支持塔利班,而支持阿富汗政府的塔吉克族、哈扎拉族、乌兹别克族等少数民族基本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无法组成联合部队。另一方面,近二十年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只关注在阿富汗的破坏,而不关注建设、对塔利班的军事打击和反恐,没有关注当地的经济和民生发展。因此,阿富汗充满了生命。根据联合国公布的数据,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导致数十万阿富汗人死亡,400万阿富汗人流离失所,270万阿富汗人被迫逃往海外。这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难民往往成为塔利班稳定可靠的部队来源。
 
个人认为第二个根本因素是信仰。众所周知,塔利班组织一直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坚定信徒和激进捍卫者,他们的最终目的是在阿富汗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建立一个像伊朗一样的政治和宗教统一政权。这是塔利班能够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与美军长期周旋和战斗,最终用鲜血复活的精神支柱。相反,由于绝大多数阿富汗人不认同西式民主制度和价值观,不把美军视为阿富汗人的解放者和拯救者,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军往往面临着没有信仰和精神支持,不知道为谁而战,为什么而战的问题。这就是装备先进、人数众多的阿富汗政府军会被歼灭的根本原因。
 
从这个层面来说,塔利班的血腥复活,其实是在提醒和警示整个西方世界,那就是宗教原教旨主义在阿富汗这样的伊斯兰国家有着深厚的根基和土壤,所以大家不要想当然地认为西方的东西可以通过战争轻易嫁接到这些伊斯兰国家。虽然这个警告会让很多西方人感到绝望,但这是西方世界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直播新闻:塔利班在阿富汗卷土重来,将给拜登政府和整个西方世界带来怎样的影响和冲击?
 
特约评论员刘和平:我注意到,美军仓促撤离阿富汗,在西方国家引起了广泛的焦虑和争议。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直言,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是一个“错误”,并表示,如果阿富汗安全局势继续恶化,将不排除英国军队重返阿富汗的可能性。然而,拜登本人似乎已经失去了他的体重和心脏。他说,无论阿富汗局势如何发展,总是在意料之中。无论塔利班发动怎样的攻势,他本人都不会后悔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众所周知,目前世界面临两大矛盾。一个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文明冲突,持续了1000多年,近几十年愈演愈烈。另一种是冷战结束后,美国认为他们和中国之间存在意识形态冲突。从阿富汗局势恶化到拜登坚持从阿富汗撤军,甚至准备从阿富汗撤出华侨华人的程度,可以看出美国已经下定决心,要逃避文明的冲突,专心解决所谓的意识形态冲突。
 
但是,理想虽然满,现实却很骨感。我一直坚持认为,美国二十年前进攻阿富汗,不同于历史上打过的所有战争。以前的战争,包括越南和朝鲜,都可以不战而退。然而,阿富汗的这场战斗是一场既不能赢也不能退的战争。因为前者涉及的是意识形态的冲突,而不是持久而苦涩的仇恨,而后者涉及的是宗教与文明的冲突,是持久而难以调和的。
 
让我们拭目以待。我认为,用不了多久,拜登政府就会被迫面对坚持从阿富汗撤军的苦果。首先,美国可以放弃自己一直支持的阿富汗政权,这将极大动摇美国其他盟友尤其是中东盟友对美国的信心,进一步冲击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尤其是中东地区;
 
其次,拿着小米和步枪的塔利班其实可以打败号称世界上最有战斗力的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这将极大地鼓励在伊斯兰地区鼓吹“圣战”的组织,甚至鼓励包括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在内的恐怖势力。他们将在“塔利班精神”的号召下对美国发动多轮攻击;
 
第三,如果塔利班最终夺回了阿富汗的政治权力,建立了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不仅标志着美国伊斯兰世界世俗化、民主化的目标又遭受了重大挫折,还会鼓励更多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效仿,美国的中东战略将面临巨大挑战,甚至失败。
 
此外,上述因素还会导致另一个副作用,即更多的伊斯兰难民会从四面八方涌向欧美。而且,从目前的事态发展来看,美国正在错失改正错误的机会,剩下要做的就是买单。而且,不仅是美国,西方国家也要购买这张钞票,全世界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就我而言,这当然包括拜登总统本人。因为在阿富汗问题上,虽然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是一丘之貉,但特朗普和共和党肯定会把阿富汗当前局势的恶化归咎于民主党和拜登。这一事件势必会对民主党的中期选举以及四年后拜登的连任产生很大的影响。
 
延伸阅读
 
港媒:塔利班攻势凶猛。阿富汗驻华大使说,他希望中国开枪
 
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攻势越来越猛烈。当地时间8月14日,塔利班声称占领了该国东部三省的省会城市。
 
北京时间8月14日20时13分,塔利班发言人阿尔穆格海德在社交媒体上表示,阿富汗东部帕克蒂亚省首府加德兹也遭塔利班攻占。
 
14日19时44分,阿尔穆格赫德称,塔利班已攻占阿富汗东部库纳尔省首府阿萨达巴德,并控制了省长办公室、警察总部和情报中心。
 
14日16时许,阿尔穆盖德发布文件称,塔利班攻占了阿富汗东部帕克蒂卡省首府沙兰。阿富汗国民议会下院代表帕克蒂卡省的议员哈立德·阿萨德向西班牙的埃菲证实,当地官员已经撤出省长办公室和警察总部,塔利班已经进入莎兰市。
 
如果上述所有说法属实,阿富汗34个省会中有21个被塔利班占领。
 
【环球网报道】塔利班攻势先后占领阿富汗18个省份,美国等西方国家人员焚烧机密文件,为紧急撤离做准备...当阿富汗局势引起全球关注时,该国驻华大使凯姆接受了香港《南华早报》的独家采访。14日,该报援引Caim的话说,希望中国采取行动。
 
 
 
报道称,凯姆说,北京应该从两个方面对塔利班施加更大压力,以阻止其暴力活动。
 
“首先,我们必须非常明确地告诉他们,他们想要的统治方式不会被接受,他们在阿富汗继续采取的行动也不会被接受。”凯姆说。
 
《南华早报》还援引凯姆的话说:“其次,有许多文件显示,塔利班得到了巴基斯坦的大量支持。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关系非常好。我们相信,中国可以利用这一杠杆说服巴基斯坦看到一个和平的阿富汗,并利用阿富汗和平的红利。这些红利可能对该地区的每个人都有用,包括巴基斯坦。”
 
7月28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天津会见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时表示,中国是阿富汗最大的邻国,始终尊重阿富汗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始终坚持不干涉阿富汗内政,始终奉行对全体阿富汗人民友好的政策。阿富汗属于阿富汗人民,阿富汗的未来和命运应该掌握在阿富汗人民手中。
 
《南华早报》提到,当凯姆发表上述声明时,在卡塔尔举行的阿富汗冲突多边谈判刚刚结束。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阿富汗和平进程多边会议12日晚结束。中国、俄罗斯、巴基斯坦、美国等国和一些国际组织的代表,以及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的代表出席了会议。会议讨论了阿富汗的最新局势和和平进程。会议闭幕词敦促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采取措施,建立互信,努力实现政治和解,尽快实现全面停火。
 
声明说,加快阿富汗和平进程是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谈判中最紧迫和最根本的问题。与会者一致认为,这一进程必须加快。声明称,不会承认在阿富汗以武力夺取政权的政府。声明对阿富汗频繁的暴力冲突、大量平民伤亡和民用设施受损表示严重关切。声明还承诺,一旦阿富汗实现政治和解,国际社会有关各方将帮助阿富汗重建。
 
自今年5月1日美国和北约军队从阿富汗撤军以来,塔利班多次发动攻势,并与阿富汗政府军频繁交火,导致当地安全局势不断恶化。最近,塔利班一直在进攻。8月13日,塔利班宣布他们已经占领了六个省会,包括坎大哈、拉什卡尔加、乌鲁兹甘、蒂林库特、恰赫查兰、卢格和查布尔的卡拉特。到目前为止,自本月6日占领第一个省会城市以来,在大约一周的时间里,塔利班宣布他们已经占领了阿富汗34个省中18个省的一半以上的省会。与此同时,包括美国、英国、西班牙等国驻阿富汗使馆紧急疏散外交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