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8-15 23:03 的文章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本周最重要的军事新闻是,在国际调解下,激烈的巴以冲突在10天后已经停火。在这一轮冲突中,哈马斯共发射了4300枚火箭弹,并使用了伊朗制造的精确制导火箭弹和无人机,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军事实力,给以色列军队带来了新的压力。为什么哈马斯能够在内外封锁下“拯救”一个相对庞大的军火库,为什么敢于主动向以色列发起进攻,将在本次军事评论中进行分析。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停火后,哈马斯在缴获的以色列弹药面前宣布胜利。来源:社交媒体
 
哈马斯沉浮十年
 
自1987年成立以来,哈马斯长期面临“孤军奋战”的困境,很少得到国外的支持。相反,它依靠宗教极端思想和瓦哈比宗教组织团结人民,以底层人民为基础夺取加沙政权。
 
2006年哈马斯夺取加沙政权后,直接支持哈马斯的国家包括叙利亚、卡塔尔、土耳其等与以色列关系恶劣的国家,而间接支持哈马斯的国家包括穆斯林兄弟会的穆斯林组织和传统上有反以色列情绪的穆斯林国家的穆斯林人民。2011年埃及兄弟会上台后,哈马斯得到了穆斯林兄弟会政府的直接援助。
 
在这些微薄的支持下,哈马斯不仅在加沙发展了工业、旅游业甚至房地产业,还在埃及和约旦各地建立了系统的走私隧道和海上走私网络,帮助哈马斯为武装军事做准备。这些物质基础帮助哈马斯度过了2012年的“防御支柱”和2014年“保护边缘行动”中的两次大规模冲突。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2012年战争前,加沙经济繁荣,当地房地产开发商甚至建造了漂亮的别墅
 
然而,“阿拉伯之春”的到来给哈马斯的存在增加了新的变数。在埃及“穆斯林兄弟会”上台后,同样是“穆斯林兄弟会”成员的哈马斯坚定地站在穆斯林兄弟会一边,埃及穆斯林兄弟会也全力支持哈马斯。
 
然后,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哈马斯一度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瓦哈比派。虽然他们都是反以色列的武装力量,但穆斯林兄弟会体系和哈马斯不愿意与2006年后崛起的伊朗-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合作。由于这些错误,哈马斯失去了外部支持。
 
2013年6月埃及爆发军事政变后,塞提政府重新开放了西奈和加沙的边境检查站,并暂停了对哈马斯的支持和援助。长期支持穆斯林兄弟会的国家,如卡塔尔和土耳其,已经大大减少了对哈马斯的支持。2014年后,穆斯林兄弟会被更激进的伊斯兰国取代,随后伊斯兰国的崩溃标志着穆斯林兄弟会体系的衰落。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2012年,哈马斯曾获得埃及的直接支持。资料来源:埃及政府
 
由于“穆斯林兄弟会”体系的崩溃,哈马斯失去了大部分域外支持。在2012年和2014年“保护边缘行动”中的两次巴以冲突之后,哈马斯武装力量的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已经消耗殆尽。随着以色列军事打击和封锁的持续,依靠国际援助维持生计的哈马斯武装在2016年后不得不采取与以色列和平相处的策略,哈马斯在巴勒斯坦的地位和话语权逐渐让位于温和的法塔赫组织。
 
然而,2016年后,中东的势力将重新洗牌。特朗普上台,伊朗建设什叶派新月,给了哈马斯新的机会。2018年,特朗普对伊朗的施压政策让伊朗急于在中东找到“突破口”,与伊朗关系一直不好的“哈马斯”武装也推波助澜,开始与真主党武装合作。
 
根据以色列情报部门的信息,2014年后,大量哈马斯人员“出国留学”,与叙利亚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也门安塞尔·阿拉、叙利亚圣城军、伊拉克什叶派一起前往伊朗某秘密地点接受训练,吸收了伊朗先进有效的作战技术。在此期间,真主党学习了先进的火箭制造技术,并在与也门侯赛因的交流中培训了一批军事人员。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甚至也门的安塞尔·阿拉运动也比哈马斯的物质条件强
 
从2018年开始,哈马斯开始利用有限的资源重建军事实力,完成对以色列的军事斗争准备。2006年上台后,哈马斯总结了以往军事斗争的经验,得出结论:使用远程火箭弹攻击以色列是最有效的军事手段。因此,哈马斯在2012年后放弃了自杀式袭击等低效不利的手段,专注于增加火箭的数量和质量,为军事斗争做准备。
 
与黎巴嫩的真主党武装和也门的胡塞武装掌握了至少一半的国家不同,生活在一隅的哈马斯面临着更加严酷的斗争环境,时刻面临着来自以色列和埃及的封锁和攻击。因此,哈马斯发挥其“主观能动性”,总结出一套“引进技术人才,本土生产火箭”的策略。哈马斯通过在伊朗引进一些子系统,使火箭在当地尽可能先进,从而攻击以色列的民用设施,摧毁以色列的经济基础。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哈马斯工程单位还挖掘了大量隧道,走私可用于制造火箭发动机的零部件。大量伊朗援助的武器通过埃及走私隧道抵达加沙,包括反坦克导弹、自杀式无人机和火箭制导器。
 
哈马斯传统的远程火箭弹主要是遗留的122毫米火箭弹和自行研制的射程80公里的大型火箭弹。2018年以来,哈马斯先后获得伊朗“胜利-5”、射程75公里的M75火箭、射程160公里的M302火箭、与“龙卷风”等长的A-19 300毫米火箭、射程250公里的Ayache -250火箭。
 
进入2020年后,哈马斯还夸张地获得了一些威力巨大的BADR-3制导火箭弹。BADR-3导弹是伊朗研制的制导火箭,采用自锻复合弹头。伊朗声称导弹射程160公里,圆概率误差只有3米。也门胡塞武装部队多次向沙特联军发射这种导弹。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在过去,哈马斯武器库中最有用的武器是射程约80公里、很有可能绕圈的“卡桑”大型火箭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哈马斯通过走私获得了BADR3制导火箭。目前还不清楚哈马斯是如何将超大型导弹部件走私到加沙的;社会化媒体
 
除了这些相对先进的火箭之外,哈马斯还进一步增加了卡萨姆火箭的库存。卡桑火箭是哈马斯“地球火箭”的总称,其名称来源于哈马斯旗下的武装组织“卡桑旅”。因为发射器和火箭足够轻,可以单人携带,适合在秘密地点发射,所以哈马斯武器库中数量最多的火箭是卡桑火箭。哈马斯工业部门一般用化肥和白糖作为化学原料制造推进剂,填充到钢管中。
 
由于加沙的冲突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大量未爆弹药遗留在加沙各地,成为卡萨姆火箭的重要原材料。在过去的几年里,卡桑旅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回收以色列发射的未爆炸炸弹和航空炸弹,并为弹头充电。这一步非常危险。在恶劣的条件下,卡桑旅的工兵甚至在露天锯掉了未爆炸的500磅甚至2000磅的航空炸弹。在此期间,大量哈马斯武装分子因弹药爆炸而死亡。
 
尽管条件恶劣,伤亡率高,但哈马斯仍然获得了大量烈性炸药来制造火箭弹头,并将以色列的弹药归还给了以色列。由于原材料和工程师的增加,卡桑火箭的生产车间扩展到整个加沙。在这次行动中,以色列摧毁了几十个“火箭车间”,但仍然认为加沙有大量的火箭生产能力。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哈马斯工业人员拆除了许多未爆炸的炸弹。来源:社交媒体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除了火箭,哈马斯还进一步增加了伊朗仿制“短款”反坦克导弹的库存,以及真主党武装的韩国仿制9M111反坦克导弹的数量。哈马斯获得了技术和人才支持,并训练了大量真主党式的特种作战部队。这些灵活而富有侵略性的特种作战分队在这场冲突中摧毁了以军的装甲目标,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实际上威慑了以军进一步的地面作战。
 
此外,哈马斯还在当地某无人机上组装了伊朗的“谢哈布”和“阿巴比尔-2”自杀式无人机,配备了玻璃纤维、手机GPS系统和涡轮喷气发动机。这些缓慢而小的目标很难被以色列的“铁穹”系统拦截,这会进一步增加以色列的防空成本。据哈马斯武装部队称,哈马斯武装部队拥有“至少2000架无人机”。当然,这有些夸张,但在这场冲突中,哈马斯武装至少使用了12架无人机攻击以色列目标。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哈马斯从积极主动的真主党反坦克导弹小组那里得知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哈马斯有一些可以精确制导的简单无人机
 
在这场冲突爆发之前,哈马斯已经有了一个稍微像样的军火库。据以色列官员分析,哈马斯武装部队“最多可能有数万枚火箭”。但以色列没有人预料到的是,哈马斯会在2021年5月发射这些火箭弹。
 
激烈地冲突
 
当哈马斯重新武装时,新冠肺炎爆发了。在以色列疫情爆发后,穆斯林获得的医疗资源远远少于犹太人。此外,自特朗普时代以来,以色列持续的犹太人定居点扩张政策加剧了以色列的种族冲突。今年斋月前(4月13日),以色列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民族冲突已经到了临界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然而,以色列极右翼派别内塔尼亚胡派在以色列大选中的落败,成为点燃草原的火花。
 
以色列的这一轮种族冲突是内塔尼亚胡当局在大选失败后发起并扩大的。自4月13日斋月以来,以色列警方以安全和防疫为由,在巴勒斯坦老城大马士革门外设置路障,以减少斋月期间前往清真寺祈祷的巴勒斯坦人数量,引发民众不满。
 
今年5月,以色列最高法院裁定,允许以色列当局开始驱逐东耶路撒冷附近谢赫贾拉的巴勒斯坦居民区,这引发了阿拉伯人和犹太人之间的第一轮种族冲突。5月6日,巴勒斯坦人开始组织反对以色列最高法院的示威游行,并与支持驱逐的犹太人发生冲突。
 
当地时间5月7日,以色列警方阻止7万名巴勒斯坦信徒前往耶路撒冷老城的阿克萨清真寺,并一度进入阿克萨清真寺。犹太警察进入“圣地”清真寺引起了伊斯兰世界的愤怒,整个穆斯林世界在“圣地”问题上达成了共识,包括土耳其、沙特、阿联酋、卡塔尔、伊朗、叙利亚,甚至马来西亚、巴基斯坦、苏丹,都在外交层面直接谴责了以色列。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犹太人庆祝阿克萨清真寺被烧毁,引起整个穆斯林世界的愤怒
 
关于内外环境的变化,哈马斯武装在研究了国内外的新趋势后,认为现在是发动进攻的好时机,因此采取了极其强硬的政策。5月8日,哈马斯突然对以色列的“侵略”发出强烈警告,并声称要“报复以色列”。10日,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以色列从阿克萨清真寺地区撤出安全部队。
 
截止时间下午6点后,从当地时间5月10日晚开始,哈马斯宣布发动“圣城之剑”军事行动,从加沙向以色列境内多个目标发射了约150枚火箭弹。10日晚,哈马斯发射的火箭弹以短程和小型火箭弹为主,大部分被铁穹系统拦截。同一天,以色列宣布铁穹系统拦截率为90%。当天,以色列方面进行了100多次空袭,企图摧毁哈马斯组织的火箭发射阵地、弹药库和情报中心,并杀害其人员。
 
冲突于10日晚结束后,国际社会立即介入调解双方冲突。那一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宣布将扩大军事行动。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然后在11日,哈马斯发动了前所未有的攻势,超出了所有观察家的预期。5月11日下午,巴勒斯坦哈马斯武装突然行动,出动大量火箭分队,密集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向以色列控制区发射各类火箭弹655枚,其中480枚飞入目标区。
 
其中,哈马斯下属的武装部队“卡桑旅”声称在五分钟内向以色列阿什克伦方向发射了137枚火箭。“卡桑旅”还声称,在11日的袭击中,包括在也门战场上引起巨大轰动的伊朗制造的法伊尔-5和BADR-3制导火箭在内的先进弹药被用来袭击以色列的重要目标。近年来,哈马斯单日发射火箭弹最多,以色列“铁穹”拦截系统只拦截了30%的火箭弹。
 
由于提前撤离,在当天的袭击中,只有两名以色列公民死亡,另有74人受伤。然而,由于哈马斯火箭主要针对经济设施,以色列的大量财产遭到破坏。在以色列阿什克伦南部的发电站,一个油罐点燃了一场大火;此外,该市附近的输油管道被火箭弹击中起火。
 
除火箭外,哈马斯武装部队开始使用迫击炮袭击加沙附近的一些以色列定居点。在加沙方向的接触线上,哈马斯特种作战部队携带反坦克导弹袭击了以色列军队,造成以色列车辆受损,至少一辆“梅卡瓦”坦克损失。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哈马斯夜间在黑暗中装备了BADR-3等大型火箭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之前伏击以色列坦克运输车的哈马斯反坦克小组。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从阿什克伦到特拉维夫,整个以色列都遭到了袭击。内塔尼亚胡将领导所有犹太人,并告诉哈马斯“我们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11日的密集发射让全以色列都见证了“铁穹”拦截哈马斯火箭弹的壮丽画面,这一攻势立刻引发了以色列的“过激反应”。同一天,几乎所有以色列空军、陆军炮兵和摩萨德的无人机都参与了对加沙的轰炸。同一天,以色列空军出动了160架战机(未出动架次),进行了数百次轰炸,击中了加沙130个所谓的“军事目标”。以色列军队加沙师和南部战区立即部署了自己所有的自行火炮轰炸加沙,以色列军队坦克和反坦克导弹部队也逼近加沙接触线,开始向加沙城的目标开火。
 
以色列军队证实,他们也取得了很多成功。由于加沙武装部队在袭击中暴露了自己的人员,以色列宣布杀害了“圣城”旅火箭队的几名指挥官。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以色列使用大量GBU炸弹摧毁加沙的民用设施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在11日大规模交火后,哈马斯从12日起继续保持每天200至300枚火箭弹的攻势。13日,卡桑旅还发布消息称,该部队向距离加沙220公里的以色列军队拉蒙机场发射了威力巨大的“Ayache -250”火箭弹,机场遭到严重破坏。这使得哈马斯的打击远至以色列北部。
 
另一方面,以色列扩大了攻击范围,不仅把重点放在哈马斯用来储存武器和转移作战力量的隧道上,而且还放在加沙的各种民用设施上。这一举动也引发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舆论的批评。
 
同一天,加沙报道说,以色列军队摧毁了加沙的电力和工业设施。12日,以色列军队还炸毁了加沙一栋13层的建筑,这里是巴勒斯坦电视台等多家媒体机构的所在地。这一举动遭到了半岛电视台的批评。15日,加沙卫生当局宣布,以色列摧毁了加沙所有学校,几乎所有医院停止运营。17日,以色列军队还炸毁了当地唯一的新冠肺炎检查点。
 
此外,以色列空军15日还在美联社、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等国际媒体所在的媒体大楼内,引发国际舆论哗然,这也反映出以色列对包括半岛电视台在内的哈马斯武装背后的支持力量高度不满。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5月20日停战前,以色列宣布冲突期间巴勒斯坦各武装团体从加沙发射火箭弹约4350枚,其中约640枚未落入以色列境内,铁穹的拦截率为“90%”。哈马斯声称杀死了大量以色列士兵,摧毁了大量设施,这是“对以色列不可持续的打击”。为期11天的以巴冲突导致加沙至少232人死亡,加沙全境被毁,以色列已知有12人死亡,大量基础设施被毁。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穆斯林世界最大的共同点
 
最终,在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的斡旋下,内塔尼亚胡没有再发动任何地面攻势。5月20日宣布停火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都声称取得了胜利。哈马斯称之为“巴勒斯坦人的胜利”,称哈马斯的军事行动“迫使以色列同意无条件停火”。哈马斯还通过战前修建的地堡隧道保留了一定的实力。
 
最近几天,以色列军方通过空袭摧毁了加沙地带的20多个导弹制造厂。但他们估计,武装分子仍有数千枚火箭,战斗停止后,他们可以开始制造更多的火箭。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声称要摧毁大量哈马斯目标,并“阻碍哈马斯武装部队多年的军事准备”。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尽管加沙已经成为废墟,但巴勒斯坦人仍然相信他们赢了。他们相信,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有人打败了以色列
 
我们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在这场激烈的冲突中,双方都有理由主动出击,主动退缩。就以色列而言,虽然哈马斯的袭击不符合以色列整体的利益,但却间接帮助了选举后的内塔尼亚胡政权。
 
今年3月大选后,由泛左翼人士组成的反内塔尼亚胡联盟有望成功组阁,结束延续20年的内塔尼亚胡右翼时代。然而,加沙的冲突以及阿拉伯和犹太社区之间日益加剧的冲突给以色列政治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反内塔尼亚胡联盟中的阿拉伯政党和右翼政党都退出了组阁谈判,泛右翼政党也因新一轮冲突而摇摆不定,而以色列人民则继续被绑在极右翼的车轮上,在人为煽动的种族仇恨中前行。
 
对于哈马斯来说,虽然哈马斯有限的军事力量与强大的以色列相比仍然是“敌强我弱”。然而,不断变化的国内外形势让哈马斯认为展示军事实力就能达到其想要的政治效果。在内部环境方面,内塔尼亚胡纵容的犹太人定居点扩张政策和特朗普政府顽固的巴勒斯坦政策进一步失去了温和派法塔赫组织的人心。以色列政府在新冠肺炎的疫苗分发问题上没有平等对待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更不用说被占领的巴勒斯坦人,这引起了当地巴勒斯坦人的极大不满。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阿拉伯人仍然是以色列的“二等公民”,不能享受以色列文明的成果
 
加沙地带的苦难更加严重。出于防疫需要,以色列于去年7月关闭了加沙边境,阻止了加沙的人员和货物流动。加沙的医疗设施极其不足,医疗水平极其落后。加沙有30家医院和诊所,可为每1 000人提供1.3张床位。只有96台医用呼吸机和一个新冠肺炎检测实验室,在这场冲突中被以色列空军摧毁。
 
除了医疗资源短缺之外,加沙地区的供水极其不足,加沙地带90%的饮用水都受到污染,其清洁度无法满足人类的饮水需求。严重缺水进一步加剧疫情。在这种情况下,我很难想象巴勒斯坦人民有任何理由“生活在和平与饥饿之中”。
 
在当前的军事冲突中给以色列造成大量财产损失的哈马斯,可能更符合巴勒斯坦年轻人的“复仇”心态。停战第二天,大批巴勒斯坦人前往圣殿山,在阿克萨清真寺前高呼胜利和家园。在这种情况下,小小的加沙动摇了整个西岸。年轻的法塔赫人早就厌恶以色列的霸气,下一代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妥协的概率也在降低。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以色列消灭了巴勒斯坦先进的左翼抵抗力量,只留下...来源:社交媒体
 
外部环境方面,特朗普时代偏袒以色列的政策使巴勒斯坦问题成为穆斯林世界的“最大公分母”,使哈马斯获得了几乎所有穆斯林国家的外交甚至物质支持。哈马斯提议的停火条款根本没有提到加沙,而是集中于以色列从耶路撒冷圣城阿克萨的撤军。这种行为无疑让依赖民间援助的哈马斯获得了整个穆斯林世界的青睐。
 
这可能是一个信号,表明哈马斯应该摆脱穆斯林兄弟会不合时宜的武装地位,转而充当“整个穆斯林世界的反叛者”。这是前所未有的外交常识,也反映了中东地缘政治的新趋势。
 
除了穆斯林世界,以色列地缘政治最重要的支持者美国政府的更迭,也给哈马斯带来了新的希望。号称“盟友外交”和“人权外交”的拜登政府,在巴勒斯坦问题成为穆斯林世界“最大公约数”的情况下,显然不会允许内塔尼亚胡继续追求极右的“终极解决方案”,更重要的是,不愿意偿还积极挑起巴以冲突的内塔尼亚胡政权。21世纪,“一超多极”的政治格局,让美国人很难在联合国一次次展现纯粹的“一票否决”。
 
复活的哈马斯,这场斗争赢了吗?
 
不要惹我
 
在巴以冲突中,单纯的汇率或经济损失显然很难确定谁赢谁输。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一轮交火中,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都击中了对手。贫困的加沙已经导致嵌入全球经济链的以色列经济停滞数十年,并摧毁了大量经济设施。与此同时,以色列的猛烈报复摧毁了加沙仅存的少数文明成果,但对于加沙数百万受苦受难的人民来说,他们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现在谈论谁赢谁输还为时过早,但我相信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将继续下去。我们必须明白,哈马斯和以色列之间的斗争不是宗教或种族矛盾,而是纯粹的阶级斗争。归根结底,巴以冲突的起因就是一个字:巴勒斯坦人民活不下去了。就以色列及其支持者而言,只要500万巴勒斯坦人没有享受到文明发展的成果,以色列内部的小冲突只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