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8-15 23:29 的文章

男孩不想让家人介绍对象生气地离开。失去联系

 
 
 
2016年12月,余先生在河南的家人想把儿子介绍给伴侣,遭到儿子强烈反对,随后愤然离开,四年没有消息。
 
“他把微信全黑了,没联系家人。他没有联系任何亲戚朋友。”
 
余先生说,他一直在郑州街头找儿子,但找不到。孩子的母亲一百多斤,现在瘦了九十多斤。
 
最近郑州所有工作人员都做了核酸检测,余先生不小心输入了儿子的身份证号,出示了检测报告,发现儿子居然在郑州做了核酸检测。
 
 
 
8月12日,于先生向当地媒体求助,被记者搜身,联系了派出所、郑州市疾控中心和社区,终于得到了线索。
 
男孩说,他不是离家出走,而是想适应社会,离开父母。
 
“我对父母感到愧疚,所以我就是无法面对。我能看到他们对我的好,以及中间为找到我所做的努力。”
 
 
 
男孩说,因为他对父母感到内疚,他从来没有勇气联系家人。
 
于先生说,要不是核酸检测,根本找不到孩子。【来源:河南电视台民生频道“小李帮”】
 
延伸阅读
 
郑州失联20天。青少年被发现是因为全员核酸。嫂子:我搜了郑州
 
这几天,一则关于郑州暴雨的好消息引起了热议:在郑州暴雨中失联20天的17岁男孩王欣欣被找到了。
 
8月11日下午,小姨子曹女士告诉《武汉晨报》,她的弟弟真的找到了,他现在在郑州某小区当保安。自从他丢了手机,记不住家人的联系方式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家人。
 
曹女士说,这次能找到弟弟,多亏了郑州所有的核酸:他们查询了他们的核酸信息,得知他失联十几天做了三次核酸检测。从而确定他目前的位置。
 
回想起这20天来找王欣欣的经历,她不禁感叹。“现在可能是三言两语,你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度过那些日子的。”
 
 
 
曹女士说,他们7月19日回老家看望生病的奶奶,但因为7月20日郑州下大雨,没能回来。他们猜测独自留在郑州的王欣欣可能被洪水吓坏了,所以她离开了家。离开后,她丢了手机,与家人失去了联系。
 
“我们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向外看,半夜也会向外看。我找遍了郑州,我们从东到西,从北到南都找遍了,包括火车站、汽车站、公园、路边、桥梁。我们已经在寻找我们能找到的地方。”
 
大家请他们帮忙传播欣欣的消息。“志愿者、公交司机、打点滴司机、美团外卖员,甚至是扫大街的阿姨,只要我们看到,我们都会加他的微信。请他帮忙,看看有没有一点线索。”
 
因为担心欣欣会回家,他们决定轮流呆在潮湿的家里。“我白天呆在家里,他们出去找欣欣,我哥晚上就睡在这里,睡在那个小折叠床上。”
 
经过多次不成功的搜寻,曹女士甚至带着父亲去郑州与受害者进行DNA比对。但是孩子就像沉入大海,仍然没有消息。
 
大雨过后,随之而来的是疫情。疫情期间,郑州多个社区得到控制。即便如此,曹女士还是继续寻找心心,心想:“无论生死,一定要找到孩子,给孩子父亲一个解释。”。
 
幸运的是,他被发现安然无恙。
 
找到弟弟后,曹女士说:“洪水过后,我们家被淹了,我们的车被淹了,人也走失了。一切都不好。现在人们发现了,我觉得到处都很好。”
 
与曹女士对话
 
[1]猜测孩子离家是因为害怕
 
武汉晨报:找到弟弟了吗?
 
曹女士:我找到了。前天,我们向媒体寻求帮助。电视节目播出后,收留欣欣的好心人联系了我们,我们也见到了他。
 
武汉晨报:他现在怎么样?
 
曹女士:孩子现在在那里当保安,也在郑州。因为疫情,孩子在那里被控制住了,暂时不能回来。
 
武汉晨报:他输的那天发生了什么?
 
曹女士:7月19日,因为外婆生病,我们计划回开封祁县看望老人,给她带药。欣欣没有去,他一个人留在郑州。我们原计划20号回来,但没想到因为那天下大雨回来了。
 
武汉晨报:20号联系他了吗?
 
曹女士:是的,一开始我们可以联系,但是后来我们联系不上了,所以我们请隔壁的邻居来敲门。因为我们家在一楼,被淹了,欣欣正在泼水。那一天,家里被淹了几十厘米,外面地势较低的地方被淹到了车顶。邻居问他为什么家人联系不上你,他说手机掉到水里了。
 
我们请邻居帮忙照顾孩子,吃饭睡觉,请他们帮忙。我们的邻居很善良。20号,三楼的阿姨们让他睡在她们家,还给他换了干衣服。
 
21号,我们跟他说,就算你下楼收拾东西,也要上楼吃饭。但是到了晚上,他没有敲邻居的门,就悄悄地走了。
 
当时一楼对面邻居家被淹了,大家都在家里忙着收拾东西。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去看一次孩子,但是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到他们,孩子们就走了。
 
武汉晨报:21号你在哪里?
 
曹女士:21号,我们在回去的路上。正常情况下,我们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达郑州,但当天各地道路封闭,高速公路不允许通行。
 
虽然我们把孩子托付给邻居,但毕竟不是亲眼所见。我们很着急,就在小路上绕了一圈,找到了各种走路的方法,回到郑州五个多小时。当我们到家时,孩子不见了。
 
武汉晨报:他为什么离开?
 
曹女士:我们后来问他,因为没多久就找到孩子了,不敢问太多问题。他说他看到社区里有很多人离开,所以他跟着他们。
 
我想这孩子可能害怕了。他从小到大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水量。真是前所未有的洪水。我们家被严重淹了。孩子大概是害怕了,只想先走。
 
[2]家里总有人
 
武汉晨报:你走了之后就没联系过他?
 
曹女士:他的手机前一天落水摔坏了,出去后就丢了。
 
武汉晨报:这段时间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曹女士:我们确实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我们每天早晚和半夜都会向外看。我们找遍了郑州,东、西、北、南,包括火车站、汽车站、公园、路边、桥下。我们到处都找遍了。
 
武汉晨报:期间他回家了吗?
 
曹女士:没有,虽然我们家的水已经慢慢退去了,但是我们家很潮湿,而且我们家有木地板,根本睡不着。但是我哥哥说必须留一个人在家,以防他自己发现。
 
我和我的孩子皮肤不好。之前想带孩子回老家,老公说不行。万一欣欣回来了,你应该把孩子留在朋友家。你应该白天呆在这里,一边打包一边等他。所以白天我就呆在家里,他们出去找。晚上,我哥哥睡在这里,在那张小折叠床上。
 
武汉晨报:有哪些途径可以找到?
 
曹女士:我们找到了社区和公安局,包括我们的邻居和老师,他们正在帮忙送朋友,颤抖着寻找孩子。
 
我们在外面找人的时候,遇到了人,就跟他们说找人的事情,让他们帮忙转发,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
 
无论是志愿者、公交司机、滴滴司机、美团外卖,甚至是扫街的姨爷爷,只要我们看到,都会加他的微信,请他帮忙看看有没有线索。
 
武汉晨报:有线索吗?
 
曹女士:我找了很多天,但是一直没有找到线索。后来,我们无能为力了。我们甚至去迷信。人们说我们会在任何位置寻找它。我们真的什么都试过了,但是找不到。
 
在寻找欣欣的时候,我们也在街上遇到了一些无家可归的人,他们坐在路边,背上背着一个包袱。见面的时候会打电话给派出所,让救助站接人。我们想,如果我们帮助别人,也许别人会帮助我,孩子可能会安全。
 
武汉晨报:搜索了这么久没有结果,你会担心吗?
 
曹女士:说实话,肯定有些担心。我们起初向警方报案,但找不到他们。警方表示,如果找不到他们,会让直系亲属做DNA比对。我们还带来了孩子的父亲。
 
爸爸身体不好,肱骨头坏死。爷爷身体不好,只能躺在家里。父亲来了之后,他也一起寻找。然后他们回去了,我们继续在这里找。
 
[3]因为国家核酸发现了儿童的痕迹,
 
武汉晨报:找了十几二十天,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的?
 
曹女士:我们从未放弃。一个原因是他的家庭真的很困难。这是一个困难的家庭。我们村很照顾他的家人。看在欣欣父亲的份上,我们必须找到孩子。
 
还有一点就是,在找孩子的路上,我老家什么都说了,说找不到孩子,我们又不是直系亲属,所以不能尽力去找孩子。我们也想努力寻找孩子。
 
所以不管生死,一定要找到孩子,给爸爸一个交代。
 
武汉晨报:什么时候会有转机?
 
曹女士:郑州因为疫情关闭了。我们继续照顾它。也许更容易找到它,因为当时路上或桥下都没有人。如果有人呆在那里,他们可以从远处看到它。
 
因为我们小区不封闭,我老公和我哥每天都骑电车去了解,想着如果能遇到一个人,说不定就是弟弟。不管结果如何,我们每天都在找他。
 
后来我们7月30号晚上做的郑州所有核酸,我记得8月5号可以查核酸结果。那天的细节我记不清了,大概是晚上我们在查核酸结果的时候,我哥说,不要查欣欣的核酸结果,他可能做了核酸。我们知道他的身份证号码,所以我们输入并检查了它。经过检查,我们发现他真的做了核酸。
 
武汉晨报:然后呢?
 
曹女士:那天晚上我们联系了警察,告诉了他们这件事。他们帮助我们检查,因为数据库相当大,并告诉我们第二天早上我们找到了哪个社区在哪里付款。
 
我们跑到那个被控制和远离的社区。我们也不想给国家添麻烦,但是一定是急着找孩子,所以联系了社区,但是社区不记得了,只能说帮忙关注一下。
 
但是我们真的很着急。我们只知道他做了三次核酸,但我们不能放心,我们没有看到其他人。所以我想去电视频道寻求帮助,认为人们可能会看电视和新闻。后来,我真的找到了。
 
武汉晨报:我看到他的时候是什么场景?
 
曹女士:那个人联系我们之后,我们当晚就赶过去了。欣欣看到我们也很激动。我们只是简单的问他一些话,却不敢问太多。我们慢慢开导他,慢慢问他,孩子一点一点给我们讲事情。
 
武汉晨报:他怎么这么多天没联系你?
 
曹女士:他手机丢了,然后就想不起我们的电话号码了。他说他迷路了,找不到家了。当被问及家在哪里时,他说是祁县人。当被问及他在郑州做什么时,他说他在工作。孩子不善言辞,也不怎么跟别人说。
 
武汉晨报:你告诉他家人了吗?他们的反应如何?
 
曹女士:爸爸和他一样,不善言辞。当他找到孩子的时候,他说可以找到孩子,因为他现在真的回不去了。他父亲说要看看孩子的愿望。如果他愿意在那里工作,他就先在那里工作,以后解封的时候我再去找他。
 
武汉晨报:他的反应如何?
 
曹女士:我只是觉得洪水过后,我们家被淹了,我们的车被淹了,人也走失了。一切都不好。现在找到了人,觉得一切都挺好的。
 
这次疫情也给我带来了好消息。如果不是国家核酸,我可能不会找到欣欣。
 
武汉晨报:有人找到他后联系过你吗?
 
曹女士:找到孩子后,很多关心这件事的人打电话给我们核实这件事。确认真的找到孩子后,他们都说:“太好了,真的太好了,终于有好结果了。”。
 
[4]疫情过去后,一起把横幅送给好心人
 
武汉晨报:他现在回家了吗?
 
曹女士:我还没有回来。首先,我出不去。其次,我还没有收拾好我的房子。因为我们的房子被淹了,被子、床和所有东西都被扔掉了。
 
因为疫情,我们回不了老家,只好留在这里。现在就是把房子打扫干净,每天打开窗户和电风扇,尽量通风,吹干房子,先安顿下来。
 
武汉晨报: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曹女士:疫情结束后,他的姑姑、父亲和爷爷都想见见他。虽然他们知道孩子很安全,但他们还没有看到任何人。毕竟他们还是很关心的。
 
然后爸爸要给善良的人们发一条横幅,亲自感谢他们。其实我们已经谢过他了,但是他爸爸要亲自谢别人。
 
然后是一段交流,看他怎么想。如果他想回家,他会回家。如果他想留在那里当保安,那就让他当保安,看看孩子们是什么意思。
 
武汉晨报:他之前为什么来郑州找你?
 
曹女士:他看完书,想出来学点技术。有手艺养家挺好的吧?我们做装修,所以他叔叔送他和我们一起学习。欣欣的叔叔是我老公的叔叔,我们都是同一个村子的。他的家庭状况不好,所以我们都互相帮助。
 
武汉晨报:你对他的印象如何?
 
曹女士:他来我们家已经三个多月了。他不太爱说话,包括我叫他多吃的时候,他都会有点不好意思。他小时候他妈妈就离开了。我的孩子11岁,欣欣比他大几岁。我一直把他当孩子看待。吃饭的时候,我问他是不是吃饱了,给他加餐。
 
我丈夫也照顾他。水和电太重了,他碰不到。还有一些危险的,比如切,他不要碰,怕伤到他。就让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比如接线。
 
武汉晨报:他失联的事实会影响你对他的继续关心吗?
 
曹女士:不,如果孩子想回到这里,我们愿意继续照顾他。
 
武汉晨报:有网友说有剧本让你去找他。如何看待网上的这些评论?
 
曹女士:网上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据说他离开是因为我们虐待他。真的没有。
 
我们7月19日回家,因为奶奶生病了,我们通常一年到头都不回家几次。谁能想到20日会下这么大的雨。所有这些事情都走到了一起。你说我找了个孩子,差点成了网络名人。
 
武汉晨报:这件事之后你最想说什么?
 
曹女士:我想说孩子被安全找到了。至少我有他父亲的账户。只要孩子平安健康,我们就能看到他能联系到他,这是最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