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9 10:35 的文章

日本派阀政治衰而不死,自民党总裁选举走入迷

9月17日,在日本东京,候选人河野太郎、岸田文雄、三井隆一和野田佳彦(从左至右)在选举演讲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合影。新华社
长期以来,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堪比党内调度阀门之战,调度阀门成为影响首相候选人的传统“黑箱操作”。选完之后,调度阀的功率图也会因为它的选择而改变。
 
不到两周之后,9月29日,自由民主党的总统选举将举行。然而,不同步骤调度阀门的混乱斗争造成了选举前的迷雾。
 
在日本首相菅义伟放弃选举后,他背后的两位支持者——前首相安倍晋三和自民党总裁二阶俊博不得不改变阵营。虽然他们所达到的细田派和二阶派是两个派系,人数众多,但他们仍未决定。
 
在这种情况下,两位女性总统候选人趁乱:日本前总务大臣三井隆一获得了前首相安倍晋三的支持,但未能获得丰田章男学校的全部选票;没有派系的自民党代理秘书长野田佳彦在最后时刻冲了出来,前途未卜。
 
至于去年未能回国的日本前外务大臣岸田文雄,虽然这次依然牢牢锁住了他领导的岸田文雄票仓,但并没有明显的领先优势。作为党内第二大派系麻生派的成员,在民调中遥遥领先的河野太郎未能赢得该派系领袖麻生的支持,这意味着麻生派的选票将被转移。
 
目前自由民主党的总统选举呈现前四的局面,七大派系很难达成一致。过去,在派系政治根深蒂固的自由民主党,国会议员通常会根据派系内部的决定投票给一名候选人。今年,一些精英和年轻议员觉醒,呼吁独立投票,希望改变旧习惯。
 
善于通过洞察送阀门的意图来预测自民党总裁选举结果的日本媒体,此时也举步维艰。这次送内部齐心协力、外部横纵联合的“黑箱”功能失败了吗?
 
阀门后面的交易者。
 
“我相信,在后新冠肺炎时代,日本能够再次起航,再次前进。让我们一起出拳,拼尽全力。”高台上,岸田文雄左手叉腰,右手用力握拳。十几个岸田文雄学校的骨干成员也做了同样的动作,士气高涨。
 
7月8日,菅义伟宣布东京将在四天后进入紧急状态。在防疫措施收紧前夕,岸田文雄派系当晚在东京一家高级酒店大厅举行了1300人的政治基金党,为众议院选举做准备。除了代表团成员,与会者还包括许多政治人物。同一天,石博茂带领的石破校也在另一家酒店举办送阀门晚会。
 
在众议院选举前夕,所有派别都将在东京的顶级酒店打包场地。巨大的平台和横幅是标准,通常有豪华的菜肴或自助餐供人们享用。在晚会上,政治领导人慷慨而热情地发言。值得注意的是,参会人员需缴纳党内入场费,部分将作为党内选举经费。
 
自由民主党有一个原则是代代相传的:送一个阀门给议员提供资源,包括活动经费和职位,帮助议员提高在选举中的认可度;作为对等的交换,成员应该服从调度阀的内部决定,尤其是在总统选举中采取统一行动。
 
但这一次,没有一个候选人在自由民主党的总统选举中深得人心,自由民主党的人居心不良,裂痕凸显。
 
自由民主党目前有7个派系,分别是细田洋三(96)、麻生太郎(53)、竹下登(52)、二阶(47)、岸田文雄(46)、石博(17)、石原(10)。
 
9月9日,最大的派系细田丰派在自民党总部召开集体会议。70多名成员面对面坐在一排长桌子的两边。黑色西装和白色桌布形成的两种颜色营造了紧张的气氛。
 
“你不能羞辱安倍,你需要每个人的支持(三井隆一)。”
 
“为什么一定要支持与调度阀分离的三井隆一?”
 
据NHK报道,丰田章男党的16名成员相继发言,有赞成的,有反对的,针锋相对。之所以争议集中在这位女性候选人身上,是因为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已经表示支持已经离开细田家学成为无党派人士的三井隆一。
 
被媒体称为“国王”的安倍,并不是细田家学派的领袖,而是在最大派系的决策中起着关键作用。因为他将众议院议员丰田章男推上了派系主席的位置,很多人在幕后称丰田章男学派为“安倍学派”。
 
安倍与岸田文雄关系密切,这次选择支持三井隆一,令外界感到意外。虽然两人有着保守的政治信仰,高适对安倍极其忠诚,但从经历和人气来看,高适与其他两位男性候选人相比,在个人竞争力上并没有明显优势。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日本自由民主党成员告诉《www.thepaper.cn日报》,岸田文雄曾在电视上声称,他将再次调查森友学院的丑闻,这激怒了安倍,导致他们的关系恶化。然而,河野太郎主张党内代代相传。一旦他上台,像安倍和麻生太郎这样的老政客可能会被抛弃。因此,高适是最好的选择,她是候选人中唯一拥有极右政治谱的人。如果当选自民党总裁,安倍将继续对新政府产生强大影响。
 
在丰田章男学派的许多资深成员看来,安倍这次对高适的支持更多是出于个人利益。考虑到众议院的选举,许多人更倾向于“押注”已经在党和内阁任职的岸田文雄。"支持岸田文雄是调度阀的大趋势."丰田章男学校的一名骨干告诉朝日电视台,“这一次,我们不能同意。”
 
麻生太郎派也陷入了类似于细田派的尴尬境地。尽管河野太郎作为麻生太郎派系的一员,理应得到该派系的支持,但该派系的主席麻生太郎却保持沉默。
 
一年前,麻生太郎说服了渴望尝试的河野太郎,但今年,后者卷土重来,势不可挡。在两人进行了几天的一对一谈话后,河野宣布参选自民党总裁。当记者问及他的个人想法时,麻生太郎说:“(河野)想做就做好。”他从未表示会投科诺的票。
 
鉴于麻生太郎的犹豫不决,河野另辟蹊径,向享有盛誉的自民党前秘书长石博茂抛出橄榄枝。13日,两人相遇。两天后,石博茂宣布放弃参选,并表示支持塔尔斯克诺。他还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将坚持重新调查森友学院丑闻,将矛头指向安倍。
 
“当石博茂坚定地站在河野太郎身后时,这也意味着安倍和麻生太郎将把河野完全放在他们的对立面。”索菲亚大学政治学教授中野彰对《The Paper》表示,众所周知,石博和安倍一直是死对头,安倍肯定会阻止石博夺权。麻生对石婆也有芥蒂。如果河野上台,石陂可能会出任秘书长或其他重要职务,麻生太郎将被迫让位。
 
许多日本媒体从自民党获悉,麻生太郎将支持岸田文雄,其派系的一些高级成员将支持袖手旁观,因此麻生太郎派系的选票将转向岸田文雄和河野。
 
一向信心满满的河野,并没有赢得自己派系的全力支持,所以在朝日电视台15日播出的节目中承担了责任,说:“都是我的错。”"有些人说他们不同意我的政策。"
 
河野一直坚持“走核电”和“支持女皇帝”,这与保守思想背道而驰。因此,他在10月10日宣布参选的新闻发布会上,刻意淡化了两个问题,明确表示不会为了寻求安倍等资深政客的认可而重新调查森友书院丑闻。
 
由于存在要求独立投票、强制投票或派系瓦解的声音,细田章男派和麻生派都选择了妥协方案,将投票方向指向两位候选人,但都表现出遏制河野的趋势。
 
《茶杯里的风暴》
 
自由民主党七大派系之间暗流涌动,其中涌出一股“新鲜血液”打破派系黑箱。
 
“总统选举的投票不能全部遵从派系的意见,而应该创造条件,让每一个党员和成员按照自己的判断去投票。”9月14日,自由民主党秘书长二阶俊博收到了成立“党风更新大会”的申请。他负责提交丰田章男学校的成员福田拓夫。他54岁了,精神饱满。他的父亲和祖父分别是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和鸠山由纪夫。
 
对此,82岁的二阶俊博回应:“自由民主党是一个为年轻人开展新事业的政党。放手吧!”
 
据《朝日新闻》报道,在自由民主党总统选举前夕,该党90名年轻党员齐聚一堂,组成“党风改造会”,力求打破馅饼阀政治的传统。所有议员入选众议院的次数都不超过三次,也就是说,他们在安倍任期内三次当选进入众议院,因此也被称为“安倍的子女”。
 
自2012年安倍第二次组阁以来,自民党占据压倒性优势,年轻议员在众议院顺风顺水,没有太大竞争压力。然而,今年他们将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逆风运动,这将促使他们产生独立投票的强烈想法,并在心中选出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目标是赢得众议院选举。
 
福田达夫作为“新党风会议”的发起人,备受关注。他在电视节目中强调:“我不希望选举一开始就由调度阀来决定,它会变成一场可以提前知道结果的比赛。”有自民党干部对日本媒体表示,福田达夫的能力并不逊色于小泉纯一郎。这位备受期待的政治明星似乎在重复他祖父的政治剧。
 
20世纪60年代,日本首相池田勇人执政时,鸠山由纪夫在自民党内部发起了以日本前首相岸信介为靠山的“党风更新联盟”,反对池田政策,要求党内改革。今天,福田达夫的行动完全一样。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的分析,“新党风会议”的出现,可能预示着自民党老一辈议员与年轻一代议员之间的代沟。对此,日本立命馆大学政策科学研究教授菅义伟不同意。他告诉《华尔街日报》,年轻议员的所有考虑都是基于他们在众议院选举中的自身利益,不会有人试图超越这一目标。“归根结底,政策还是四位候选人的命题,而不是这些年轻人的命题。”
 
“过去有自由民主党的年轻代表竞选总统,即使落选,也有望成为下一任领导人(注:小泉纯一郎在90年代的选举中两次落选,2001年首次当选首相),但现在没有这样的年轻人了。”尚宝成人民认为,即使是菅义伟最年轻的内阁部长,环境部长小泉次郎,以他目前的实力也无法参选。
 
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执政期间,尖锐批评自由民主党是“没有政党的派系”,强烈要求打破派系政治的弊端,得到了很多党员的支持。小泉纯一郎继承了父亲的“剧场政治”,也继续打出“改革”牌。
 
据时事通讯社报道,小泉金二郎、石博茂和河野太郎组成“消食和”联盟,自称改革派,与旧的“陈腐的自民党”划清界限,把剑指向安倍。小泉纯一郎14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党的作风是新的,谁能做到这一点,河野太郎是最好的选择。”
 
小泉纯一郎作为同龄人的标杆,对“安倍子女”有一定的吸引力,河野太郎主张“改革”,这与年轻一代议员的诉求是一致的。90人的“党风更新会”在人数上堪比现有的96人的丰田章男学校,规模似乎很大。
 
“这就像茶杯里的风暴。”中野幸一认为,年轻议员发起的创新力量趋于形式主义,党内难以形成代际对立,最终可能成为政治秀。相反,这样的节目有利于自由民主党的整体利益,会给外界一种年轻议员在尽力改进党风的印象,从而让人对自由民主党的新一代充满期待。
 
竞选活动变化很快。
 
9月17日,自由民主党总统选举候选人公告发布。河野太郎、岸田文雄、三井隆一和野田佳彦正式发起竞选活动,这是两位女性首次竞选该党主席。
 
《东京新闻》报道称,据消息人士透露,没有派系归属的野田佳彦能够召集选举所需的全部20名裁判,部分原因是该党呼吁“独立投票”。野田佳彦此前曾寻求参加2020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但由于无法获得自民党的支持而被取消资格。
 
显然,当派系不再被迫支持单一候选人时,选举环境有利于更多挑战者的加入,选举形势变得更加复杂。据共同社报道,自民党内多数意见认为,随着野田佳彦的参与,选票进一步分化,候选人在第一轮投票中直接获胜的可能性变小,为各阵营、各派系之间的博弈留下了空间。
 
自由民主党第一轮总统选举包括383票支持国会议员,383票支持全国议员和朋友。如果得票最多者获得的有效票数少于半数,得票最多的两位候选人将进入第二轮投票,第二轮投票由383张议员票和47张来自各县市的选票组成。因此,在第二轮投票中,议员投票的分量明显增加。
 
中野彰认为,野田佳彦当选后,河野太郎更难在首轮投票中获胜。如果投票进入第二轮,可能会导致岸田文雄和河野之间的对抗。目前很难判断谁的胜算更大。
 
从通讯社获得的20名候选人推荐人名单来看,河野和岸田文雄的推荐人在各派中分布几乎均匀,而高适主要依靠细田文雄一派的支持,野田获得了二阶派的很多人支持。
 
9月17日,四名候选人都声称,赢得选举后,他们不会根据派系的支持“奖励功绩”。野田佳彦还特别强调,她不接受调度阀的支持,如果她赢得选举,将自由做出人事安排。
 
回顾过去自由民主党主席当选后的人事变动,我们可以看到有一种强烈的“平衡岗位、奖优罚劣”意识。去年菅义伟上台时,“党的四大竞选”的五个主要党内职务(自由民主党秘书长、总务主席、政治调整主席、选举对策主席)和国会对策主席分别由总统竞选期间支持菅义伟的五大派系之一担任。
 
从调度阀门的角度来看,过早选择和支持单一候选人将面临更大的风险。尚宝成指出,如果调度员“押注”候选人的错误,他可能会在选举后的任免和资金支持方面遭到冷遇。虽然目前选举形势复杂,但在竞选活动结束后,四位候选人的输赢情况变得明朗后,仍可能出现几个派别压倒性支持一位候选人的情况。
 
 
但自由民主党的总统选举是无记名投票,即使内部意见统一,也会有“汉奸”。比如在1998年自由民主党的总统选举中,当时的“三越派”(现在的“细田浩二派”)一致决定投小泉纯一郎一票,但小泉纯一郎最终获得的票数比三越派少,从而落选。
 
为了防止派系成员叛变,很多议员会观察其他人在选票上写名字的行为。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有传言称,安倍和石博茂在2018年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势均力敌,细田章男学派与外界保持一致尤为重要。因此,一些人在投票现场观察议员们写选票的行为。如果写了安倍的名字,最后写“三”字时,手臂会水平移动三次。虽然难以掌握决定性证据,但调度阀希望这样的“手段”能够约束其成员。
 
种种迹象表明,今天日本的政治土壤不同于昭和时代的金权政治。日本选举制度改革后,自民党各派系的职能逐渐弱化。但在历史传统和既得利益的影响下,派遣日本政府的政治虽衰落但并未消亡,第100任日本首相的诞生也难以摆脱派遣日本政府的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