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26 15:11 的文章

对于《苹果日报》的结局来说,哭坟不能补五个

香港的《苹果日报》即将下葬,是时候死了。
 
无论如何,《苹果日报》是港台地区的知名媒体,理应含泪被送走,但江湖上是否有很多致敬?这个可以参考台湾省。目前台湾苹果宣称子公司财务独立,运营不受香港情况影响。然而,5月18日停刊的台湾苹果却“悲惨”地逃进了互联网,哀悼者寥寥无几。与“抗交”之年的热度相比,现在太平的余波是一个无法升温的冷炉。
 
苹果高管在香港被捕的消息在台湾省没有政治影响。蔡英文一句话也没提。相反,国民党试图取悦年轻人,读几句,批评香港政府限制言论自由,但一如既往,基本上被忽视了。至于那些当初热心支持香港的所谓“社会精英”,他们现在可能缺少了写文章的补贴,已经死了。
 
毕竟香港没用。台平的“总侧翼值”还不如几个低俗的网络名人。
 
我不熟悉香港的苹果。在最后的游行队伍中,我可以说说为什么台湾的苹果越来越毒,一路被毒死入土,很少有人送行。值得一说,因为苹果日报在台湾省有它的历史价值,就像夏娃咬下去的那一个。就大陆而言,也有“禁果”的警示作用。
 
莫:对于《苹果日报》的结局来说,哭坟不能组成五个儿子。
 
香港市民走出黎智英大厦,抗议苹果日报的反转。图片:大公报
 
“毒苹果”的起源和社会条件
 
2003年,台湾苹果成立,是第一家以低价竞争抢占市场的全彩印刷。第一天,零售量超过了台湾省所有报纸的总和。当时台湾省社会大为震惊,因为太平以“小报”的风格压垮了所有的大报,她所关注的“全商业模式”与传统大报保守矜持的报道尺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报风格是指起源于西方的“狗仔队文化”,专门利用名人隐私作为牟利手段。在高度商业化、西式化的香港,狗仔队因为环境而猖獗,但在当时相对保守的台湾省,台萍的出现一度引起不适。
 
但由于当时台湾省社会正在进行所谓的“民主化”运动,海外精英以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新闻自由、阶级重组为由,集体为狗仔队文化护航,为台湾苹果开拓了蓝海市场。很快,情况发生了逆转,各大报纸反过来适应了小报,纷纷效仿。潘多拉的盒子一打开,情况就变得更糟了。
 
港式咸湿词如“狼老师”“少年模特”“郎妻”“男鬼”等。迅速占领了人们的视野,台湾媒体也紧随其后,发明了许多桌面咸湿的文字。再加上新闻照片的选择,内容的夸张和简化,一切都经过了精密的市场计算。狗仔队文化的特点是挑战道德标准,利用社会禁忌作为提款机,满足读者的偷窥和逐利心理。
 
莫:对于《苹果日报》的结局来说,哭坟不能组成五个儿子。
 
一家从狗仔队文化起家的媒体,封面漂亮(资料图)。
 
被称为“自由多元”,长期影响是道德红线不断后退,直到社会失去是非价值,世界上只有一个位置,没有正义。没有自由主义的遮羞布,这样的媒体就没有办法在儒家社会生存。如果商业模式是没有利润的套利,那就必须“崇拜自由”。
 
但必须提到的是,太平曾经树立了一个正面的口碑,那就是他帮助爆料的年轻人揭露各种社会弊病,敢于超越蓝绿与权贵抗争。
 
太平商业模式的特殊之处在于,在创立后的10年左右,政治空间所占的比例并不高,在当时汹涌的政治浪潮中,给了厌恶政治的读者一扇逃离的门,尤其是“娱乐至死”的年轻读者。俗归俗,但对于喜欢反主流的年轻一代来说,太平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想看政治新闻的读者不会选择台湾,想获取知识的读者也不会选择台湾。由此,早期太平确立了“媒体快餐”第一品牌的地位。
 
政治版面虽然少,但报道政治是必须的,所以根本不可能没有政治立场。至少在2013年之前,《太平》是一份略带蓝色的媒体,读者主要被《太平》瓜分的主要报纸是《中国时报》,传统上称之为“封派”。
 
在政治版面,太平挑选了一些自由派的政治媒体名人来支持场面,包括蓝绿,以维护中学的政治路线。大陆读者喜欢叫“李少康”,《台湾平》的专栏作家是一个受欢迎的学校,也是一个像一样的媒体老板。因此,用“口中充满主义,心中充满事业”来形容他们最为恰当。当然,我们不能说这样的人没有想法,但是从利益角度解释他们的言行,犯错的概率很低。
 
直到2012年,不太政治化的太平开始发生质的变化。那一年,网络广告量正式超过了台湾省的报纸,而且趋势很快。当然,不仅仅是台湾省,全球报业赖以为生的广告量和读者群都被跨国网络平台致命分割。
 
跨国网络平台主要抢走了年轻读者太平的生命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