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11-06 13:09 的文章

新股频频破发!成立新基金,急寻出路

近期a股市场新股频频破发,新股上市不赔钱的预期被打破。受新策略部分失败的影响,新基金产品的收益明显缩水。尤其是以创新为重要收入来源的“固收+”基金和指数增强基金,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面对收益不确定的新形势,专业机构上市公司的基本面研究和报价能力面临考验。公募基金将正视短期困难,进一步加强投资研究基本功,避免新股定价过高,尽最大努力推动新回报。其实打新收益对稳定投资者还是有吸引力的,打新基金还是值得配置的。
 
基金的新收入普遍较低。
 
10月22日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天。从这一天开始,每一个交易日都会有新股破发,有时候甚至每天都会有几只新股破发。破浪来袭,导致公募基金新增收益缩水。
 
“市场上的一些公募依靠打新股的策略来维持稳定的回报。特别是指数增强和固定收益加产品把新收益作为重要的收入来源。如今新股频频破发,打新基金的收益大幅缩水。”上海一位公募人士表示,“对于规模在5亿元左右的原基金,年化新增收益可以贡献6-8%左右。随着新股询价制度的变化,这一收入在未来将会缩水。”
 
宝盈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总经理邓东表示,“对于新基金来说,新股频繁破发应该是一个比较悲观的状态。由于上述原因,新规以来新股定价过高,未来将是一个继续博弈的过程,新股定价将趋于理性。从新大数的情况来看,不太可能出现亏损的状态,否则新股的融资也不会进行下去。因此,最终新股定价会进入均衡状态,整体会为线下新玩法提供正常的绝对回报,但可以肯定的是,回报会明显低于之前的新玩法。”
 
诺德基金基金经理曾弘文表示,短期来看,新基金会有回撤,但长期来看,还是要看新均衡实现后新上市公司的整体收益。
 
此外,根据招商证券研究报告的统计(16.770,-0.20,-1.18%),在2亿元的账户规模下,1-9月份参与科创板新盘的A类投资者平均收益率为1.14%,10月份大幅下行并亏损,为-0.08%。1-9月参与创业板创新的平均收益率为0.76%,10月创新收益率仅为0.24%。
 
针对近期频繁出现的新股“破发”现象,公募受访者认为是多因素共振的结果。鹏扬基金股票投资部基金经理吴希言表示,今年IPO询价新规实施后,机构报价水平持续走高,新规前报价大致为15-20倍,新规后第一批报价为25-30倍,第二批虽低于但仍高于新规前。在市场价格再平衡过程中,近期新股破发。
 
邓东表示,新股破发有两个因素。除了近期新股认购规则的变化,北交所即将开业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分流新股市场的资金。诺德基金基金经理曾弘文认为,近期市场风格变化较快,市场波动较大,新破发刺激普通投资者抛售也有一定影响。此外,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近年来市场状况相对较好,或者也导致一级市场部分标的估值过热。
 
测试公募研究和报价能力
 
公募受访者普遍认为,新股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打破或成为常态,希望通过打新股获得一定回报的公募基金也将面临考验。
 
鹏扬基金股票投资部基金经理吴希言表示,一、二级市场的合理利润率将继续存在,因为这是新股发行改革成功的重要一环。未来可能偶尔会有市场破发,但整体市场预期稳定,新股定价合理,有利于a股市场的功能发挥。
 
“未来创造新的利润不再是政策套利,更是对上市公司专业机构基本面研究和报价能力的考验。基于对市场体系、博弈策略、历史和未来的深入研究,我们仍然可以获得新股,获得新的回报。我们不追逐市场热点,做深入的基本面研究,坚信更有价值的公司,做出扎实的投资判断。在风险防范方面,要防范尾部风险,分散投资,进行适当的反向投资。”吴希言说。
 
针对未来新股破发是否会成为常态的问题,邓东也认为破发会成为常态。作为个人投资者,还是要根据基本面和新股定价来选择。
 
诺德基金基金经理曾弘文表示,10月后破发更频繁,历史上也有类似阶段,但新股破发并没有持续多久。市场可能会寻找新的均衡,部分线下认购机构会退出。报价趋于合理后,就会形成新的均衡。
 
曾弘文表示,短期内,打新基金将面临IPO股票破发导致基金回报低于预期的困境。然而,“危机”中也有“机遇”。作为机构投资者,我们正好借此机会转型,摆脱单纯追求胜率的新模式,深入研究新股基本面,把握合理定价新股的机会。
 
玩新基金还是有配置价值的。
 
虽然未来新股破发会影响新基金的收益率,但此类基金产品仍具有较好的配置价值。
 
吴希言介绍,新规前IPO平均涨幅为150%-200%,新规后涨幅将降至50%,可能会降低初期的平均市场收益。从投资者结构来看,新增套期保值和证券借贷专用账户约占网下新增参与者的30%。随着上述专项账户的部分退出,其余新机构的定期撮合会议将相应增加。围绕未来新股报价,市场博弈会持续2-3个月,然后形成稳定状态。
 
“未来新基金的收益整体会比较低,但不代表新基金买不到。”上述在沪公募人士直言,“首先,新股虽然破发,但机构比个人投资者更专业理性,破发新股的影响相对可控;其次,近一批新股破发,但在整体新股中所占比例仍是少数。虽然未来新股整体收益会较低,但新股收益对稳定投资者仍有吸引力。再者,从目前来看,新投注的胜率还是比较低的,所以投资者还是可以通过打新基金来分享新的利润。”
 
同时,他强调,只有在未来,我们才应该适当降低新基金的收益预期,更加关注新基金经理的投资能力,比如上市公司的研究能力和定价能力。
 
事实上,对于大多数基金经理来说,新增收益只是组合收益的一小部分。以固定收益+基金为例。除了新策略,还有固定收益、量化、可转债、股票等。也是固定收益+的增强策略,未来仍然可以为增强收益做贡献。
 
吴希言认为,创新可以提升收益,但对于规模略大的“固定收益加”基金,要实现追求长期绝对收益的思路,更重要的是依靠自上而下的资产配置、严格的风险管理以及基于主动管理能力的个股和券种选择。对于具备这些能力的基金公司来说,新规不会对其“固定收益加”战略产生明显影响。
 
邓东表示,创新只是固收+战略的一部分。当新收益下降时,投资组合也会评估新收益与底部仓位波动之间的平衡,看策略是否可持续。同时,创新只是一段时间的策略,不可能长期保持高超额收益。下降是正常的。固定收益+策略最终来源于股票和债券的资产配置、权益持仓的控制和选股,未来还会在这个方向做更多的工作。
 
曾弘文还认为,“固定收益加”战略的本质是在固定收益的基础上进行加。短期来看,如果新增收入下降,则需要通过主动管理来获得底部收入,尤其是权益底部收入,以稳定产品的整体收入。除此之外,谁做得好,谁的表现就相对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