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19 03:16 的文章

躲藏了20年的塔利班说,未来没有秘密

 
 
 
8月17日,阿富汗塔利班联合创始人之一巴拉达尔抵达阿富汗。
 
这是巴拉达尔近20年来第一次回到阿富汗。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巴拉达尔在坎大哈机场受到热烈欢迎。
 
20年前,在美军的打击下,当时当权的塔利班迅速垮台,残余势力撤出喀布尔等主要城市,流亡到深山老林中躲藏。
 
20年后,在美国撤军的夏天,塔利班卷土重来,迅速占领了阿富汗大部分地区。8月15日,塔利班时隔20年再次进入喀布尔,攻占了总统府。目前,他们正准备组建新政府。
 
在过去的20年里,阿富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塔利班似乎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与1996年他第一次进入喀布尔时的暴力和流血不同,尽管这次他进入喀布尔时发生了一些骚乱,但塔利班承诺不会报复、追捕和赦免所有人。
 
“与20年前相比,我们发生了很大变化。”在8月17日晚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塔利班发言人扎比胡拉·阿尔穆格赫德郑重承诺。
 
据专家分析,第二次回国的塔利班一直试图释放“塔利班2.0”与“塔利班1.0”相比变化较大的信号,以安抚人心,稳定政局,寻求国际社会的认可。然而,未来的塔利班政权会是什么样子,会在多大程度上兑现承诺,还有待观察。
 
塔利班真的从1994年的崛起,到2001年的被推翻,再到2021年重返喀布尔,有什么变化吗
 
塔利班为什么崛起?
 
在阿富汗官方语言普什图语中,塔利班的意思是“学生”,“塔利班”是学生,“班”是普什图语的复数形式。
 
塔利班的崛起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阿富汗战争密不可分。
 
1979年9月,苏联出兵阿富汗,随后陷入了长达10年的苏阿战争。大多数第一批塔利班领导人,包括建立塔利班的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都参加过对苏联的战争。奥马尔在对苏战争中也失去了左眼,因此被称为“独眼将军”。
 
1989年,苏联撤军后,奥马尔回到家乡坎大哈省的一所宗教学校任教,被称为“毛拉”(伊斯兰宗教学校教师)。
 
然而,苏联撤军后,阿富汗并没有迎来和平,反而陷入了新一轮的军阀混战。
 
当时刚满30岁的奥马尔对此相当不满。1994年,奥马尔借地方军阀欺凌女学生的机会,动员宗教学生起来推翻军阀,逐渐形成一支不可忽视的武装力量。
 
 
 
2021年8月18日,阿富汗喀布尔,塔利班武装分子在街头巡逻。图/集成电路照片
 
在喀布尔出生长大,后来移居美国的历史学家塔米姆·安萨里(Tamim Ansari)在《随机游戏:阿富汗反复中断的历史》一书中指出,“塔利班”起初并不是一个政党或运动的名称,只是描述了奥马尔及其同伴的学生身份。
 
但这群“学生”却在两年内创造了一个“传奇”。1994年至1996年,以奥马尔为首的塔利班打着“铲除军阀、重建国家”、“建立真正的伊斯兰政权”的旗号,赢得了大部分阿富汗人民的支持,逐步攻占了阿富汗的主要城市。
 
1996年9月,塔利班占领了首都喀布尔,并建立了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奥马尔成为最高领袖。这个政权持续了5年,直到2001年9·11事件后被美国推翻。
 
"塔利班是在阿富汗内乱的特殊背景下成立的。"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标指出,从苏联入侵到军阀混战,饱受战争之苦的阿富汗人民非常渴望追求和平与稳定。因此,塔利班打着消灭军阀、稳定局势的口号,可以获得人民的支持,迅速控制全国。
 
除了国内民众的支持,还有人声称巴基斯坦的帮助是塔利班迅速崛起的背后原因。
 
安萨里说,在苏阿战争期间,有近350万阿富汗人被流放到巴基斯坦、伊朗等国,作为难民生活在远离城市的难民营中。其中许多是15岁以下的儿童,他们在宗教学校接受教育,甚至接受战斗技能培训。后来,这些年轻的学生成为塔利班的主要战斗力量。
 
此外,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和美国中央情报局还暗中向塔利班提供支持,使得塔利班迅速壮大,一路走到首都喀布尔。
 
朱永标说,巴基斯坦的支持是塔利班20多年前进入喀布尔的重要原因。塔利班从最初的一群人的名字发展成为一个政治和军事一体化的武装组织。
 
为什么第一次执政就失败了?
 
8月17日晚,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举行首次新闻发布会。
 
在这次备受瞩目的新闻发布会上,塔利班发言人阿尔穆格赫德宣称“无论20年前还是现在,阿富汗都是一个穆斯林国家”,但考虑到一路走来的经历,显然“我们与20年前相比发生了巨大变化”。
 
最近几个月,塔利班迅速控制了阿富汗大部分地区。在此期间,塔利班多次宣传塔利班现在不同了。
 
也许是因为塔利班20年前的统治历史不好。
 
1996年9月,塔利班攻占喀布尔,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实行政教合一制度。奥马尔成为最高领导人,并有一个六人委员会进行集体领导。
 
“塔利班的领导人和大多数成员来自宗教学校,因此他们的思想基础是建立一个由伊斯兰教法(伊斯兰教法)统治的国家”。朱永彪指出。
 
 
 
2021年8月16日,在阿富汗喀布尔,塔利班聚集在喀布尔郊外的坎帕尼地区。图/集成电路照片
 
在这一制度下,阿富汗妇女被禁止从事大多数职业,外出时必须蒙面;盗贼必被剪除,奸淫必被石头打死;严禁流行音乐、电视和录像。与此同时,塔利班政权统治下的阿富汗经济状况并没有改善,人民生活依然水深火热,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人民对塔利班的支持逐渐减少。
 
国际社会也对塔利班政权极为不满,多次表示谴责并实施制裁。这进一步引起了塔利班和国际社会之间的对抗。2001年3月12日,塔利班不顾联合国和数百个国家的共同反对,下令轰炸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巴米扬大佛,称这些古代佛像是“对伊斯兰教的侮辱”。这一事件被称为当代最严重的文化灾难之一。
 
“这个事件其实反映了塔利班其实是非常极端的。”朱永彪说。此外,塔利班与恐怖主义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包括与基地组织保持密切联系,以及庇护来自伊拉克东部运动的恐怖分子。
 
事实上,美国在2001年向阿富汗派兵推翻塔利班政权,理由是塔利班庇护基地组织头目奥萨马·本·拉登。奥马尔和本·拉登,塔利班的第一批领导人,是亲密的战友,他们在苏联-阿富汗战争中并肩作战。此外,据报道,奥马尔的妻子之一是奥萨马·本·拉登的妹妹。
 
如果塔利班在20年后重新控制阿富汗,将导致阿富汗再次成为恐怖主义的温床,这是国际社会最担忧的方面之一。然而,塔利班发言人阿尔穆加赫德8月17日向国际社会承诺,阿富汗土地不会被用来对付任何人。
 
塔利班在20年后发生了什么?
 
在朱永标看来,与20年前的塔利班相比,如今的塔利班确实产生了一些变化。首先是塔利班领导层的更迭。
 
自2001年塔利班倒台以来,他们一直躲在阿富汗的山区。从那以后,虽然不时有一些动作,但他们的领导一直很神秘。
 
从各种来源可以看出,塔利班自1994年成立以来经历了三代领导人。第一位是创始人奥马尔,他于2013年去世。第二位是曼苏尔,他在2015年成为塔利班的最高领导人。2016年5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证实,曼苏尔在美军空袭中丧生。
 
第三位是现任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60岁的阿洪·扎达是伊斯兰法律学者,对塔利班的政治、宗教和军事事务拥有最终权力。然而,人们认为阿洪萨达更擅长处理宗教事务,而不是军事行动。
 
目前排名第二的塔利班是巴拉达尔。巴拉达尔是塔利班的联合创始人之一,目前担任塔利班政治委员会主席。与阿洪萨达相比,巴拉达尔更为外界所知。2010年,巴拉达尔在巴基斯坦被捕,在美国的压力下直到2018年才被释放。据报道,美国正试图推动与塔利班的谈判。
 
在随后的几年里,巴拉达尔成为塔利班与国际社会接触的主要代表。2020年2月,巴拉达尔作为塔利班代表,在卡塔尔与美国签署《多哈协议》,推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
 
除了巴拉达尔,阿洪萨达还有两名副手,即阿富汗军阀贾拉鲁丁·哈卡尼的儿子西拉祖丁·哈卡尼和第一任最高领导人奥马尔的儿子雅各布。
 
哈卡尼领导的极端武装组织哈卡尼网络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与近年来阿富汗发生的一些暴力袭击事件有关。雅各布是塔利班军事委员会的负责人,自2020年年中以来一直与阿富汗政府领导作战行动。
 
朱永标指出,塔利班现领导层中虽然有巴拉达尔等“三朝元老”,但也有不少年轻的新生代。与此同时,塔利班成员中有许多新一代年轻人。并不是所有人都来自宗教学校,但他们中的许多人会说英语,这给这个组织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
 
此外,塔利班有意识地吸取了过去的教训。一方面,他们关注北方少数民族中以前憎恨他们的成员,如塔吉克人和乌兹别克人,这有利于改变以普什图人为主的塔利班的形象。另一方面,塔利班近年来非常重视宣传工作,强调他们的政策已经改变,现在塔利班更加温和。
 
最近,塔利班向阿富汗人民和国际社会作出了许多承诺,包括保障妇女在伊斯兰教法制度下受教育和工作的权利,宣布大赦阿富汗政府官员和所有反对者,并承诺不报复,不追究,保护所有人的生命和财产。朱永标分析,包括进入喀布尔之前,塔利班发布的一些公开公告,都是为了显示塔利班的温和,试图改变其在国际社会的形象。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喀布尔,喀布尔的一条主要交通动脉,在没有得到塔利班许可的情况下,不敢重新营业。图/集成电路照片
 
阿富汗青年对塔利班的第二次回归有不同的态度。
 
阿富汗青年活动人士萨非认为,塔利班是一个极端组织,希望通过武力和暴力统治阿富汗。近年来,塔利班说他们变了,但他们的实际行为并没有根本改变。未来,他们将根据对伊斯兰教义的严格解释进行统治,这样阿富汗就无法实现持久和平。
 
然而,自由撰稿人拉蒂菲认为,塔利班成员也是阿富汗人,其中许多人是对现实不满的年轻人。塔利班上台后,不应该像90年代那样严格,因为整个阿富汗都变了。“如果塔利班不能正视阿富汗过去20年的变化,他们就无法长期控制这个国家。”。
 
未来的塔利班政权会是什么样子?
 
2.0版本的塔利班会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新政权,阿富汗是否会回到20年前的状态,这是很多阿富汗人民和国际社会所担心的。
 
8月17日,巴拉达尔率高层代表团访问阿富汗南部城市坎大哈,时隔近20年再次回到阿富汗。预计巴拉达尔和其他人将于今天和明天前往喀布尔。
 
朱永标指出,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已经好几天了,塔利班二把手巴拉达尔此时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归,之后将接管一些任务。
 
“巴拉达尔第一个回归,一方面是因为他长期与西方打交道,适合公开露面;另一方面是因为,相比其他高层领导,他的形象相对温和。出于安全考虑,其他几位领导人可能不敢轻易露面。”朱永彪说。
 
Almugahed日还表示,领导人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进入喀布尔,参与未来政府的组建。一名塔利班高级官员告诉路透社,“慢慢地,世界将看到我们所有的领导人,塔利班将不再有秘密”。
 
事实上,巴拉达尔重返阿富汗也意味着阿富汗局势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Almugahed在8月17日晚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政府正在组建,组建完成后将向外界公布。
 
阿尔穆盖德说,塔利班将组建一个有各方参与的伊斯兰政府。至于将来会实施什么样的法律,将在新政府成立后决定。
 
根据专家的分析,从各方公布的信息可以看出,塔利班确实在试图组建一个更具包容性的政府,希望覆盖阿富汗社会的各个方面。
 
至于塔利班最近几天做出的一系列承诺,许多专家表示,仍有必要观察他们的后续行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发言人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17日在日内瓦接受采访时指出,塔利班做出了一系列承诺,但“行动重于言语”,并呼吁塔利班信守承诺。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7日,阿富汗民众涌向喀布尔国际机场。/IC照片
 
根据朱永标的分析,虽然塔利班已经接管了阿富汗大部分地区,但他们仍然面临许多问题。
 
首先,中央和地方塔利班之间的分歧依然存在。朱永标表示,在中央层面,塔利班一直在努力营造一种较为温和的形象,但据媒体报道,在地方层面,仍存在一些小规模的清洗现象,包括处决囚犯、杀害记者等。
 
“这反映了塔利班自身结构相对松散的问题,管理起来会更加困难。”朱永标说,塔利班有稳定的核心层,但也有很多外围组织,一些自称塔利班成员的人没有经过严格的审查程序。“这将导致阿富汗出现一些无法控制的局势,影响塔利班政权未来的稳定。”
 
另一个核心问题是塔利班政权能否妥善处理好与军阀和地方势力的分权问题。朱永标指出,塔利班已经表现出分权的意愿,这是一种改善,但最终能否处理好各派系之间的关系,将直接影响新政权的稳定。
 
除此之外,未来如何发展经济,应对毒品问题,也是塔利班面临的一大难题。
 
据“德国之声”报道,塔利班主要通过种植罂粟、贩毒、勒索当地企业和绑架来赚取收入,其中毒品贸易约占其收入的60%。联合国估计,2018年和2019年,塔利班从非法毒品交易中赚取了4亿多美元。此外,塔利班的收入来源包括税收、采矿和海外捐赠。
 
8月17日晚,阿尔穆盖德对此作出承诺,称阿富汗不会生产任何毒品,未来将是一个无毒品的国家。
 
“塔利班已经做出了许多承诺,但仍需要观察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履行承诺,承诺能持续多久,以及未来是否会出现反弹。”朱永标说,塔利班面临的挑战不亚于阿富汗前政府。如果塔利班不能给各方一个满意的答复,也不排除阿富汗未来再次陷入动荡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