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30 16:19 的文章

数字技术赋能驱动的乡村振兴——中国共产党理

亚星在线
 
2005年中央一号文件第五条“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农业发展环境”第十四段提出“加强农业信息化建设”,标志着农业信息化提升到顶层设计的高度。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中央积极部署数字乡村建设。在2018年一号文件提出“大力发展数字农业”的基础上,2019年明确了“实施数字农村战略,加强国家数字农业农村体系建设”,而2020年和2021年一号文件则分别要求“启动国家数字农村试点”和“实施数字农村建设发展工程”。期间,国务院、农业农村部相继出台《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数字农业农村发展规划(2019-2025年)》等专项政策,初步形成了数字乡村建设的政策框架。
 
以“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为主要标志实现乡村振兴,是新时期“三农”工作的总抓手。根据农业农村部发布的《2020年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水平评价报告》,2019年县域数字农业农村发展总体水平达到36%。数字技术可以通过自身的信息和知识的扩散效应、包容效应和溢出效应,有效赋能农业和农村现代化,从而为乡村振兴提供核心驱动力。
 
数字技术增强了普惠金融的能力,减轻了农村金融排斥
 
农民面临着传统金融和新兴金融技术的双重排斥,发展农民友好型金融十分必要和迫切。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发展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具有交易成本低、包容性广、审批时间短、地域可及性强等优势,可以显著减少农村地区的金融排斥,为产业繁荣和农业现代化提供必要的信贷资金。此外,利用数字技术可以积累金融机构产品创新和风险控制所需的大数据,如“数字农业贷款”。例如,在温室蔬菜收购市场,银行可以安装基于数字技术的电子书,实时记录蔬菜交易的数量和金额等信息,银行可以基于电子书的信息向农民发放信贷。因此,未来应着力解决制约数字普惠金融有效性的农民金融素养低、金融可行性弱的问题。
 
数字技术赋能于农产品的销售端和生产端,帮助提高农业的质量和效率
 
通过淘宝村、微信商村、直播村等农村电商形式,数字技术在农产品销售端得到有效运用。但没有标准,农业高质量发展无从谈起,产区安全是其前提。农业农村部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县域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信息化水平仅为17.2%。借助数字技术,可以对土地质量、化肥农药用量、金属含量等进行跟踪、追溯和评价。,进而建立农产品质量标准。优质导致优价,优价导致农民收入更高。如利用GIS数字技术对蔬菜大棚进行定位编码,实施网格化管理和监督员抽检制度,有效保证农产品质量。
 
数字技术驱动城乡一体化和国内国际双循环
 
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任务。数字技术的应用可以弥合城乡差距,促进资本、人才、技术、思想和组织形式在城乡之间的双向流动。探索农业场景+数字技术的城乡融合模式,深挖地域文化和人文历史,基于电商、视频网络平台开发观光、休闲、养生、旅游、度假等产品。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季节、不同人群的消费习惯,充分挖掘电商平台的消费数据,延伸产业链,增加附加值。在数字技术的推动下,乡村正在成为一个国内外双循环的新地理空间。农业和农村不仅是主要的供给侧,也是消费侧的腹地。数字技术有助于加快内循环开放,促进县乡市场巨大内需潜力释放,形成城乡双循环相互促进、区域多循环融合发展的国内循环格局。
 
数字技术帮助小农户与现代农业联系起来
 
“大国小农户”是我国“三农”工作的基本国情,将长期伴随农业农村现代化进程。成千上万个家庭的小生产者和不断变化的大市场之间长期存在趋同问题。典型的数字经济“小前景+大背景”运行模式契合了上述情况,从而为解决“小农户”与“大市场”的组织矛盾提供了有效的方法。未来,一是积极探索数字技术有效匹配大量农村订单供需的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模式;二是建立基于数字经济平台的“数字农民合作社”,增强小农户的组织性和协同性;三是利用数据链带动和升级农业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提升农贸市场对接能力,支撑农业转型升级。
 
数字技术拓展了乡村治理手段和形式,提高了社会治理效率
 
数字政府和智慧村务是利用数字技术提高社会治理效率的两大途径。前者旨在借助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实现行政事务的在线办理,以及政府对教育、医疗、交通、医药、公共安全等重点领域的数字化监管。后者强调集体组织基层治理的数字化,包括基层党建、民主选举、村务公开、农村集体资产管理的数字化。未来,我们将积极探索信息技术与传统社会治理经验的结合,推动从监管和官僚化的政府管理模式向数据驱动的网络治理转变。借助互联网技术,推动形成互动式农村基层自治模式,推进农村网格化管理,推动人口管理、综合治理、市场监管、综合执法、污染防治等基层服务和管理精细化、精准化。
 
应当指出,数字技术增强了“农业、农村和农民”的权能,并推动了农村振兴。迫切需要弥补农村居民数字素养的不足,提高他们的数字素养水平。目前,农业生产经营人员的“劳动力”和“脑力”人力资本存在明显不足。根据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在从事农业经营的人群中,35岁以下的比例仅为19.2%,55岁以上的比例为33.6%;初中及以下比例超过90%,大专及以上比例仅为1.2%。下一步要重点突破城乡数字差距最明显的五个领域:数字安全意识、计算机使用、数字增收、计算机工具开发和手机工具开发,这也是破解乡村振兴人才瓶颈的关键。基于数字人才的普及,数字技术才能真正成为农业农村现代化和乡村振兴的核心驱动力,才能有效赋能乡村经济社会发展模式的重构,最终如期实现乡村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