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0 21:05 的文章

高考623分外卖小哥来到成都报到:没有年龄焦虑,

辍学四年后,他又以高分被一所名牌大学录取。今年高考后,26岁的外卖员王伟走进了大众视野。
 
2017年大四时,他从中国农业大学退学,后辗转到北京、广东、湖北,在那里打工谋生,攒钱再次参加高考。
 
2020年,王伟重返高中。8个月后,他收到了西南财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9月9日中午,王伟背着背包,推着两个行李箱走出成都火车站,向学校报到。他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并不开心,但他很平静,对未来有一些希望。虽然他可能比同学大七八岁,但他说自己没有年龄焦虑,但在谈及大学规划时,他坦言“有年龄压力,计划三年读完大学”。
 
 
 
王维
 
 
 
王伟的录取通知书。
 
4年后返校,爬了30多层楼送外卖。
 
时隔4年,王伟再次回到大学校园。9月10日,王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在宿舍休息一晚后,他早早起床,和室友们一起去操场跑步健身。早上没有安排活动,所以他计划根据地图在校园里走动,以免迷路。
 
回归集体生活并没有让他感到不适。“我不能谈幸福。我应该有一些希望(对未来),但也很平静。”
 
王伟是湖北襄阳人。2013年,他第一次参加高考,被中国农业大学录取。大二的时候,他开始沉迷游戏。“当时我急功近利的心特别严重,觉得学到的东西好像没用,会有排斥。”
 
王伟回忆说,大四那年,他因为科目太多而被中国农业大学退学。我打电话给父亲,他流下了眼泪,但父亲没有发脾气。“只是你年纪这么大了,以后得自己走了。”。在随后的四年里,王伟一边奔波于北京、湖北、广东三地谋生,一边攒钱准备再次高考。
 
在此期间,他在北京一家教育机构工作了近2年,疫情爆发后,他留在家乡湖北当外卖员。求职时最大的困难是学历这一栏只能填高中,而“正经公司基本都要求本科开始”。
 
工作经历也让他想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选择。“送货经常会出事。电梯停电要爬楼梯,已经爬了30多层。爬山的第一感觉就是想跳。我不想继续了,我真的想跳下去。”
 
“我在辅导机构的时候,心里就知道那份工作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心里就有那个想法(再考高考)。”王伟总结,“和女朋友分手也是一个因素。她在我们家乡的银行当出纳员。那时候我觉得,当你缺什么的时候,你的选择会很少,你还是想走一条能实现自己价值的路。”
 
2021年6月,他第二次参加高考,考了623分,被西南财经大学录取。
 
 
 
王伟在成都火车站。
 
不愁年龄,“冒充同龄人”。
 
回到校园后,王伟也找回了自己的室友。室友很热情,比他小七八岁。开学前,他们会留言,给王伟的社交媒体发私信,说‘大哥,我们都在,唯独你一个人’。王伟在微博回复“来,来”。
 
9月9日报道到了之后,王伟认识了几个室友。他介绍,其中两个是成都人,一个是重庆人。王伟说,第一天晚上,他们聊到深夜,一直到11点多才休息,“只是聊一些男生的话题”。第二天,他们去操场跑步健身。
 
王伟说,室友们在聊天时没有提到他因为两次高考而“走红”的经历。“他们只是把你当普通朋友和同学,我觉得挺好的。”
 
“自诩年轻,其实容易老。不管怎样,你好,蔡溪。”9月10日上午,王伟在自己的微博上发布了上述文字,附图为上午西南财经大学操场,展示学生跑步的画面。
 
王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年龄。“身体上,精神上,感觉自己勉强算是半个年轻人,体力还能跟得上。我认为早上和他们一起去跑步是可以的。大家都挺好的。我觉得自己不像长辈,就假装是他们的同龄人。”
 
不过,在提到未来的学习计划时,王伟也承认有年龄的压力,他有三年读完大学的打算。
 
 
 
王伟在成都。
 
我计划三年读完大学,我已经攒够了自己工作的学费。
 
王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计划三年读完大学,但具体细节需要根据学校的相关政策进行调整。“一方面,年龄的压力其实是存在的。其次,还是想弥补之前的遗憾。我以前没有认真对待我的学习,所以我去把它做好。这一次我想证明我能做好我想做的事情。”
 
王伟说,他选择蔡溪金融专业更多的是出于自己的兴趣。“(学金融)不一定收入高。我觉得学了金融之后,一些现象可以看得更清楚。”
 
他还透露自己三年学费基本攒够了,想专注学业,但暂时没有兼职的打算。“我之前存了一些,美团等方也给了一些。我还是想专心学习。如果学完还有时间,我觉得做点工作还是可以的。”
 
王伟告诉记者,开学前,父亲曾问他是否缺钱。他没有向父亲寻求经济支持。“辍学后,我完全是一个人,没有花一分钱和家人在一起。”
 
对于未来的职业生涯,王伟表示暂时没有明确的目标。“可能要到高三才有明确的方向。事实上,有相当多的地方可以去。”
 
王伟说,他不担心考试不及格甚至再次辍学。“它已经废弃了很多年,但是对于这个东西没有办法。你能做的就是调整心态,做好眼前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