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0 21:05 的文章

元宇宙什么时候到来?五位专家认为,至少10年后

9月10日,由网易科技频道、网易游戏频道主办的“元宇宙互联网终极形态的机遇与挑战”沙龙今天同时线上线下举行。
 
在“什么平台能承载元宇宙”圆桌对话中,《元宇宙》作者赵国栋受邀担任主持人,由北京邮电大学科技研究院副院长乔秀全、Inno Angel基金合伙人王晟、北京共识数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李明、太一集团董事长邓迪主持。
 
 
 
问题1:超宇宙是噱头还是未来?
 
乔秀全认为,元宇宙是未来,不是噱头,而是需要努力。
 
王晟表达了他对元宇宙的长期关注。元宇宙是未来,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李明说,元宇宙是未来,很快就会出现拐点,尤其是区域一体化的区块链。
 
邓迪认为,现在的元宇宙和早期的噱头区块链很像,肯定会进入元宇宙的成长期和泡沫期。“我们现在也在投资元宇宙,也在关注与元宇宙相关的产业链上的项目。”邓迪提到。
 
问题2:超宇宙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乔秀全认为,元宇宙的概念出来后,需要相应的技术来支撑,尤其是AR/VR等技术,但要得到很好的体验和应用还有一个过程。
 
最大的障碍,乔秀全认为一个是终端,没有好的终端和用户体验很难发展;另一个是网络。元宇宙中的很多信息都需要数字孪生技术,物理世界中的信息需要实时同步到虚拟空间,因此通信量会非常大,对网络的需求也会非常大。数字人等技术可能需要投入6G。
 
王晟认为,元宇宙最大的障碍之一是自然规律和发展规律,其次是人。
 
王晟说,就自然规律而言,还是要符合自然发展规律。元宇宙是一个长期的宇宙,至少需要10年,也许20年或30年才能成熟。
 
就人而言,王晟说元宇宙有三种人。第一类人是有深刻见解和底层思维的企业家和投资者。元宇宙这个词只是为了提高交流的效率。第二类人是被忽悠的,或者是投机者;第三种人主动忽悠别人。人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希望第一类人越多越好,其他人越少越好。
 
李明认为,元宇宙的最大障碍在于应用场景挖掘。从行业发展来看,只有人有场景,才能实现元宇宙的共享和共享。
 
问题3:超宇宙的哪个特征最吸引你?
 
乔秀全认为,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来看,AR/VR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最吸引我的是它的沉浸感和实时性,更贴近我的真实感受。”
 
王晟认为,如果把元宇宙看作一个整体和一个系统,它将是一个复杂的科学和经济系统,许多东西在变化的过程中是未知的。
 
“我们认为,元宇宙才刚刚开始,AR/VR略有发展,但从元宇宙整体来看才刚刚开始。”王晟说:“因此,我们不投资应用或内容,而是投资基础设施,如AR/VR或相关技术引擎。我们最关心的是元宇宙的底层基础设施。”
 
李明说:“最吸引元宇宙的是新的文化范式,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第二或第三身份去创造。在元宇宙中,我可以有多重身份,即使是绘画或内容创作。”
 
邓迪认为元宇宙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它是一个终极命题。
 
“每个人都可以朝着那个方向努力,所以这是非常接近终极命题的方向。我认为这也是人类未来唯一的方向。”邓迪认为。
 
此外,他说,特别吸引他的是,人类的需求很容易是无止境的,但人类的梦想是无止境的,所以元宇宙是解决人类无止境的梦想和有限的社会资源之间的矛盾。
 
问题4:你认为你什么时候会进入超宇宙?
 
乔秀全认为还需要10-15年才能进入元宇宙(头号玩家呈现的样子),6G到来我们才能进入元宇宙。
 
王晟认为,元宇宙目前仅处于名词共识阶段,如果现有技术(头盔式)能够实现更好的体验,那将是10年之内;实现脑机接口需要20年。
 
李明很乐观。他认为可能需要5-8年才能到达电影中的“绿洲”,但如果元宇宙在生活中实现,还需要15年。
 
邓迪说,这些正在看《Ready Player One》和《离家出走的玩家》的孩子,长大后自然会对元宇宙有这样的亲近感和居住感,所以当这些孩子长大后,元宇宙就为他们准备好了。
 
“我一直在强调一点,元宇宙不是为我们,而是为他们。他们生来就是元宇宙的原住民。”邓迪说,“他们长大后还需要10到15年。”
 
以下是圆桌会议记录:
 
赵国栋:大家好。很高兴能一起讨论元宇宙这个话题,因为最近这个话题也很热门。这个话题叫做噱头或未来。不管是吹牛泡沫还是未来,这个话题已经争论了好几次,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今天让我们一起讨论这个话题。
 
第一个问题,先简单介绍1分钟,让大家知道你是谁,然后开始交流。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是先给出明确的答案。介绍完了,你觉得元宇宙是噱头还是未来?
 
乔秀全:我觉得这是未来,但还是要努力。大家好,我是北京邮电大学科技学院的。事实上,我主要从事基于网络的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的研究,基于网络XR技术。
 
我觉得今天的题目很好,做6G的新通信网,所以只是为了解决未来元宇宙或者数字孪生应用的一些需求,谢谢!
 
王晟:大家好,我是创新天使基金的合伙人王晟。我们是早期的投资基金,我们愿意给优秀的企业家第一张支票。
 
这件事我们关注了很久,因为英诺在娱乐和科技领域有两个强项。我认为元宇宙实际上是优秀的娱乐内容和最先进的技术的结合。我个人认为超宇宙是未来,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李明:大家好。我是北京共识数码信的联合创始人李明。我可能是个陌生人。我是一名从事区块链申请的工作人员,我在这个领域已经工作了大约5、6年。我对今天话题的主要(看法)是未来,尤其是和区块链的结合。我认为这两项核心技术都将迎来一个很好的转折点。
 
赵国栋:我认为我们今天的四位嘉宾的结构非常好。学术界、投资界和企业家都选择了元宇宙作为未来。然而,有些人已经毫不犹豫地开始工作了。有些人还是觉得路很长很长,需要探索一段时间。我想我们差不多有30分钟的时间扔掉三个问题:先说第一个。你认为最大的障碍和阻力来自哪里?
 
乔秀全:元宇宙提出后,现在大家都在关注,但我觉得概念出来后,需要相应的技术来支撑。特别是我们谈了很多年的VR和ar,但真的,比如你现在在市场上是否从普通用户那里得到了非常好的感受和体验,应用是否规模化,我觉得还是有一个过程的。
 
我觉得最大的障碍是终点站。我觉得你没有好的终端,没有好的用户体验。我认为开发这个非常困难。
 
比如在元宇宙中,我们强调这种虚实融合或者完全虚拟的体验。现在完全是可视化的AR和VR。未来,我们需要触觉和嗅觉等全息感官。
 
如何支持这个元宇宙?所以在终端方面,我认为AR和VR的发展会对这个行业产生很大的影响,它的成熟与否还是它的应用。
 
另一个,我认为,是一个网络。事实上,元宇宙中的很多信息都需要我们从涉及数字产卵的技术中获取。许多数字产卵需要来自物理世界的信息实时同步到信息空间,以及与物理世界的活动。在这种情况下,通信量实际上非常大。
 
现在,比如未来,数字人和数字双胞胎,很多只是一个表象,或者是他形态的一个动作,或者是他表情的一个动作。你过去解释过。
 
也许在未来,我们体内相应的纳米传感器会感染人体内的信息,并实时同步到网络上,从而形成真正的数字孪生体。
 
这些数字的传输量巨大,现在光靠5G网络可能达不到。因此,目前我们更有可能把这些新的应用场景,全息通信,放到6G的未来应用场景中进行一些满足。
 
王晟:我认为元宇宙只有两个限制。第一个是自然规律和科学规律,其中的一切都必须符合科学规律。
 
我觉得第一个是人,也就是说,首先如何理解为什么元宇宙今天这么热,为什么像投资人这样的创业者需要看到这个云宇宙,我觉得其实有三种人。
 
第一类对这个领域有深刻洞察、底层思考和长期关注的企业家和投资者,元宇宙,对他们来说,提出这个词只是为了提高沟通效率。
 
第二类人被忽悠了,他们觉得自己是在往自己热的地方走,或者换句话说,投机者。有很多人不觉得,不管是投资人还是创业者。有很多人觉得风来了,猪能飞起来。大部分都是这样。
 
第三种人是什么?我主动忽悠别人,把别人拉进这个领域,但我对nst和区块链没有偏见,但我觉得这个领域有人在忽悠别人。
 
因此,人是一个很大的障碍。我们希望第一类人越多越好,后面的人越少越好。
 
第二是自然规律是一大障碍。例如,在20世纪70年代,从半导体的发明到你整个个人电脑的出现,用了30多年的时间。今天讲元宇宙,是一个长期的,至少要十年,也许20年,30年才能达到大家真正觉得成熟的东西,就像PC互联网一样。如果从90年代开始,其实我们认为2010年已经到了相对成熟的阶段,移动互联网也需要十几年的应用发展。
 
李明:刚才我讲了技术和人的应用。我是一个企业家,所以我会从技术的末端来谈。我们可能更关心应用场景。
 
我们更关心的是是否有更多的场景可以让我们突破。除了游戏,刚才我们谈到了脸书自己的视频会议,这实际上是新场景的突破。
 
我觉得这方面的限制可能是在新场景的探索上,因为区块链本身的发展也处于早期的泡沫期,然后我们再谈它的应用场景,逐步挖掘更多的场景,这个技术的价值才能被挖掘出来。当人有场景的时候,我们可以在元宇宙中实现相互的智慧和分享。
 
赵国栋:超宇宙最显著的特征是什么?你愿意为此付出什么样的努力?
 
乔秀全:因为我在做AR和VR相关的研究,我觉得还是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来说,这是对我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如果我有这些终端设备和传感器,我就可以方便自由地与不同地方的朋友和人交流。我们现在也在做全息通讯。现在我戴了一副ar眼镜。如果对方有摄像头可以实时传输他的3D点云数据,或者站在椅子旁边和我交流,我觉得这种感觉很好。
 
所以,元宇宙对我来说最大的卖点就是我看重它的沉浸感和实时性,也就是它应该对我的真实感受更激进。
 
王晟:因为元宇宙的概念很宽泛,其实我估计之前所有的分享嘉宾都说过,这个通信和5G,包括那些未来要考虑的6G,都已经设计好了。VR、AR、XR、MR都设计好了,区块链、NFT都设计好了。这是一个非常全面的概念。如果我们挑出每一块,其实都有它的投资逻辑。
 
如果把元宇宙看成一个整体大系统,真的像Ready Player One和失控Player那样去思考,我觉得是非常复杂的,是一个复杂的科学和复杂的经济系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不断的变化,不断的涌现,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
 
就元宇宙作为一个整体系统的技术水平评估而言,我们认为整个系统才刚刚开始。今天你评价VR,可能在这个小斜坡上涨了一点,现在体验好了,那么AR肯定比它技术成熟度差一点。但作为一个整体系统,我认为这才刚刚开始。
 
因此,我们发现它离欲望的巅峰非常遥远,因为至少我们要经历绝望的低谷,才能进入良好的发展状态。所以我们的观点是不投应用或者内容,因为你的底层技术没有做好。
 
现在我们投资的是基础设施,比如相关的硬件,VR,AR,或者混合硬件,比如相关的引擎,包括游戏引擎,物理引擎,一些带有各种算法的逻辑引擎,人工智能NPC引擎,以及应答引擎。
 
李明:更吸引我的是它是一种新的文化范式。在元宇宙中,每个人都可以用他们的第二甚至第三身份创造。即使你像我们前面提到的那样画一幅插图或者用VR制作一幅油画,这些也可能是我们创作领域的一个新内容。
 
刚才提到的创意成果是虚拟世界的资产。刚才沟通的时候,大家都比较关注这个资产的交易。除了资产的交易,我觉得资产肯定是和人的身份挂钩的。我们在平行宇宙中的另一个身份是什么,我的身份和我下面的资产有什么关系?我想这可能是更吸引我的一点。在这个平行宇宙中,我可能有多个身份。无论是玩游戏还是画画,我觉得都是每个人的未来,这是10年内一些年轻人比较关注的事情,也是我比较关注的事情。
 
赵国栋: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你什么时候会进入绿洲?进入理想的元宇宙,让我们把Ready Player One中的绿洲看作理想的元宇宙,这可能不是必须的。我们就当它是理想的元宇宙吧。让我们开始计算现在要进入多少年。
 
乔秀全:我觉得需要10到15年。要真正达到这种效果,大约需要10到15年的时间。因为在10到15年的时间里,6G已经基本进入了一个相对成熟的状态。
 
王晟:我认为如果我们从互联网的角度来看,也就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那么我们可以在现有的技术下实现一个更好的绿洲,比如看电影或者沉浸。我想10年之内。但是,可能需要20多年的时间,才能到达我们的意识与他人交流,甚至我们的意识生活在现实生活中,而不是把它当成一个可以明确定义的、与现实世界分离的虚拟世界。
 
赵国栋:我给了一个区间,就是脑机接口20年,戴头盔10年,很明确。
 
李明:我比较乐观,因为我可能会接触更多的游戏。我可能认为,如果我们在Ready Player One这个绿洲中达到这种情况,可能需要五到八年的时间,这可能相对乐观。但如果涉及到我们生活的更多领域,我觉得可能是15年,跟领导之前说的差不多。